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乡村振兴县域样本江苏睢宁:以制度创新确保农民受益

十九大后,睢宁成为了江苏省第一个出台贯彻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意见的县域。

而早在2014年-2015年,睢宁就结合县域的实际发展,提出了“强镇强村”的规划。近几年来,在破解三农、扶贫等问题上的诸多实践做法颇具创新性。

2017年,睢宁地区生产总值完成560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39.9亿元,实体经济等重点业态税收占比提升约9个百分点,收入质量明显提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调研了多个乡镇后发现,从产业结构调整、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新增就业人口、人均储蓄等领域和指标上,睢宁已初步具备了与其他县域在同一平台竞争发展的基础。

从县域治理的角度出发,怎样实施好乡村振兴战略?睢宁县委书记贾兴民近日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

向上“争”与向下“放”

虽说财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在2017年接近40亿元,但对一个人口超过100万的农业大县来说,要更好实现乡村振兴,必须要获取更多的资源,资金是重中之重。

十八大之后,国务院扶贫办等部门针对国家级贫困县出台了土地异地置换指标的优惠政策,由省级政府在辖区内对土地指标进行配置。但对江苏而言,省定帮扶标准的经济薄弱县(江苏省定贫困县标准高于国家)无法套用这一政策。

睢宁县委办(研究室)、财政局、国土局以及涉农等多个部门的负责人受访时表示,在部委和省市领导调研时,地方上积极争取,“每过一段时间,就主动向部委上报调研报告”。

到2017年上半年,中央对国家贫困县的帮扶政策支持上“开了口子”,核准江苏的省定经济薄弱县可以参照执行。通过在省内的交易,睢宁获得了宝贵的资金资源,并按照规定用在了重点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上。

除了“向上争”之外,贾兴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睢宁要更好实施乡村振兴,就必须最大限度赋予乡镇级别更多的财权和事权,必须向下“放”。

在“强镇强村”的规划中,睢宁调整了县—乡镇之间的财力、财权匹配格局,将新增财力部分全部下放乡镇,县级不再集中;同时,对增量的省集中部分,县级财政予以补贴乡镇。此外,凡是县级掌握的对“人”和“企业”的权限全部下放。

有当地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之前身份证补办必须要到县级,但考虑到“惠民”,县委就决定把这一权限下放到乡镇,甚至,在徐州机场所在地的双沟镇还可以办理护照等事项。

此外,坚持科学与效率并存的“建设理念”是睢宁推动乡村振兴的方法论之一。这体现在了对多个工程项目的精准预算上,挤压其中可能因体制弊端存在的“泡沫”,不仅工程做好了,还节约资金促进了新的增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