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8.66亿美元背后的ofo:话语权、新战略和国际视野

作者:阑夕

摘要:虽千万人,吾往矣。戴威有着他的执念,正如维克多·雨果曾说过,「相信自己的内心藏有一条巨龙,这既是苦刑,也是乐趣。」

46日,ofo宣布完成E2-1轮8.66亿美元融资,阿里领投,再次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通过股权和债权并行的方式,滴滴和阿里的资本利益得到平衡,ofo以看重效率的战略重心,在众多投资人的支持下走上独立发展之路。

根据媒体报道,8.66亿美元包含了阿里借给ofo的17.7亿人民币,这是ofo团队保证自身话语权而采用的融资方式。毕竟,对任何一家这样体量的独角兽公司而言,股权融资远没有债权来的划算。即便如此,虽然对大多数创业公司而言,这无疑是一笔巨款,但对于已经刺刀见红的共享单车领域而言,这个数字显然还不足以令人咋舌。

戴威一直是「资本市场的宠儿」,这个第一次创业就摸准大出行赛道的90后创业者,从账上只有400元余额到公司估值30亿美元只用了3年的时间。

尽管媒体们对抵押借款的融资方式颇有微词,背后的故事版本传得也是五花八门,但这样的方式在资本市场并不鲜见。2010年,同属出行领域的神州租车受困于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发展停滞,融资困难,联想控股则在当年9月宣布以「股权+债权」的形式,向神州租车合计注资12亿人民币。而在此之后,神州租车进入发展快车道,最终成功上市。

时任联想旗下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的刘二海曾这样解释联想控股的这次投资,「如果早期神州租车就通过股本融资,则会大大稀释管理层的股权」,显然这并不利于激励管理团队持续推动公司发展。不过有趣的是,刘二海离开联想之后创办了愉悦资本,这一次站在了戴威和ofo的对立面,成为了摩拜的A轮投资人。

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曾这样分析过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的利弊——「当你借钱的成本是Libor+150bps(基准利率+1.5%)的时候,有什么理由不借?在全球都在开动印钞机,借钱买资产是最好的商业模式。」

对于ofo而言,新一轮融资的主要用途也正是深耕共享单车精细化运营,进一步提升效率。这说明,在经过整个行业对规模的渴求之后,ofo正在追求夯实盈利能力,新阶段的战略重心已经从铺量转移到回归商业本质。

值得注意的是,新战略也决定了融资方式的改变。戴威和ofo管理团队判断ofo正在进入一个稳定期,不愿意以较低的估值再稀释股权完成融资,而有信心通过抵押借款的方式解决短期的资金紧张问题。这从侧面说明ofo的现金流和偿还能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