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白鹤祥:尽快制定金融机构破产法 推动问题机构有序出清

上证报两会报道组

防范金融风险过程中,经营失败的金融机构如何有序“退场”还需进一步的制度安排。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党委书记兼行长白鹤祥日前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应尽快制定金融机构破产法,建立金融机构市场化、法治化退出机制,推动实现我国金融市场的有序出清和健康运行。

尽快出台金融机构破产法

金融生态系统应遵循“优胜劣汰”的法则。如果本应淘汰出局的金融机构仍“带病经营”,将在业务往来中传染风险,损害金融肌体的健康运行。因此,从法律上明确金融机构破产的流程机制,也是防范金融风险中不可忽视的一环。

目前我国法律规定涉及了金融机构破产退出,但是,“由于缺乏专门立法,理论上和实务上对金融机构破产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存在不少争议,部分领域还存在法律适用空白,使得金融机构市场退出面临法律适用上的不确定性。”白鹤祥说。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明确对问题金融机构接管、重组、撤销、破产处置程序和机制,推动问题金融机构有序退出。

在白鹤祥看来,当前应按照分步推进的思路,尽快先行制定“金融机构破产条例”,待时机成熟后再制定“金融机构破产法”。

在法律制定时,首先应设定金融机构的破产标准。金融机构破产除了遵循普通企业的破产标准外,还应设置监管性标准。比如当银行业金融机构资本充足率严重低于监管标准时,可判定金融机构符合破产标准,启动破产程序,以避免问题加重和错过最佳救助时机。

其次,应划定金融机构的破产申请主体。比如金融监管机构、作为债务人的金融机构都是适宜的破产申请主体。但考虑到金融机构的特殊性,普通债权人申请主体资格应予限制,对小额债权人提出破产申请应从债权数额上给予必要的限制。

再者,应明确金融监管机构在破产程序中的重大职责。包括在破产重整程序中,金融监管机构可通过采取过桥融资、公开救助、拆分资产等形式帮助金融机构重生。在破产清算阶段,金融监管机构可通过建立清算组等形式参与,以专业化能力和方式处置金融机构破产财产,并予以变现、分配,办理注销登记。

最后,设置金融机构破产重整程序以减少破产清算风险。为最大限度地维护金融稳定,可研究采取股东或政府注资、再贷款、接管、托管等方式进行重整。同时,在重整程序中应充分考虑不同债权或股权的特点,限制权益已获充分保障的部分主体参与破产重整表决,限制金融机构向其股东分红,以保障社会公众利益。

加强宏观审慎管理

严监管趋势下,陕西省内金融风险整体可控。从信用风险来看,2017年末,陕西全省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同比下降0.57个百分点,自2015年以来不良率持续上升的势头得到有效遏制,但是仍略高于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水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