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文|时寒冰?趋势经济学鬼谷子

1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天;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天,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川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2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三月六日小心出门,出访非洲,川总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川总一样,脸色也铁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川总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半年以前,骂了他一句“白痴”,白了他一眼,丫就很不高兴,气急败坏的样子。我说错了吗?丫居然说我泄露了国家最高机密!这次,川总一定是听到什么风声,约定宫里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3

晚上在乍得,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也有给川总打枷过的,也有给川总掌过嘴的,也有白宫衙役偷看了川总妻子的,也有通俄被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特朗普大女儿兼总统特别顾问伊万卡,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的重要实权人物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对,是伊万卡,打她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她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斯派塞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前白宫发言人,2017年7月21日离职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努钦来告荒,对我大哥说,白宫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努钦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美国财长,特朗普重臣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白了川总一眼,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