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外婆的澎湖湾,比歌里唱的还要美。

刚到台湾,我就在电视上看到一场台风正在气势汹汹地袭来。然而幸运的是,台风中途转向,与宝岛擦肩而过。于是,在酷热的8月,我不仅得以享受凉爽的天气,并且依然可以亲近大海。

第一次来台湾,因为时间有限,我没有选择环岛旅行,而是决定从台北直飞澎湖。当飞机俯冲降落至马公机场时,我看到窗外碧海蓝天中的澎湖群岛,宛如一串遗落的珍珠。

曾几何时,澎湖是国民党驻守台湾的前线,意味着艰苦和封闭。可是如今,这里丝毫感受不到一点紧张气氛,反而有在台北感受不到的悠闲。

我下榻在当地人开的民宿旅馆,面朝大海。热情好客的主人告诉我,由于“小三通”政策的便利,从厦门来澎湖可以免签15天,甚至不需要办理入台证。相比台湾本岛,如今的澎湖更像是一片世外桃源。它自足、惬意,时间在这里都变得格外缓慢。

从民宿出发,我坐大巴来到马公老街,参观气势恢弘的天后宫——这也是全台湾历史最悠久的妈祖庙。来澎湖,妈祖庙是必看的。因为只有望着那些精美的雕梁画栋,瞻仰着殿中庄严的神佛,才能真正理解澎湖的前世今生。澎湖依海而生、以海为生,而妈祖正是渔民的守护神。关于妈祖的故事,几天几夜也说不完。它既是神话,又是历史。在澎湖,神话与历史水乳交融。

随后,我去了潘安邦和张雨生的故居。来到澎湖我才知道,两位歌者都生于澎湖的眷村。眷村位于海边,居民已经迁出,如今是修缮一新的景点。在张雨生的故居里,可以看到歌手的照片和使用过的物品,这些东西都记录着张雨生与澎湖的故事:他最流连忘返的地方是厨房,他最爱吃妈妈做的鸡翅,他从小就充满梦想,而澎湖正是梦想开始的地方。

故居里流淌着张雨生的歌曲,从《我的未来不是梦》、《大海》到《一天到晚游泳的鱼》……20多年前,一代人正是听着这些歌曲长大的。

与张雨生相比,潘安邦的名字或许并不为人所知,但那首《外婆的澎湖湾》却早已耳熟能详。在潘安邦故居外,有一座硓咕石上的雕像:外婆拄着拐杖,注视着正在海边玩沙的孙子。歌词描绘的场景既是潘安邦的童年回忆,也是一代代澎湖人真实生活的写照。

“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斜阳,只是一片海蓝蓝。”当我哼着《外婆的澎湖湾》,走出潘安邦故居时,只见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巨大的夕阳正在徐徐坠落。我停下脚步,驻足观看:海天渐渐黯淡,整个世界仿佛盖上一层毯子,变得安静下来。

澎湖风大、土贫、雨水少,和耐劳的澎湖当地人一样,这里的土地多种耐旱作物:花生、地瓜、玉米、角瓜、酸瓜、高丽菜……在澎湖,这些蔬菜生长得格外茁壮。尤其是酸瓜和高丽菜,经过腌渍晒干,可与海鲜相配,堪称无上的美味。那天晚上,我喝着酸瓜鱼汤,吃着炭烤小管(章鱼),吹着海风。不用说,那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

湛蓝的海、金黄的沙、白色的浪,还有海底的热带鱼和丰富的珊瑚礁……除了人文历史和美食,澎湖也是浮潜和戏水的好去处。在隘门沙滩,我和几位女士换上泳衣,坐上香蕉船,在海面上尽情驰骋。很快,同船的女士们都因船速太快,纷纷落水,只有我还紧紧抓着把手。我叫驾驶员回去打捞那几位女士。只见她们已在蔚蓝的海中悠闲地游起泳来。

“打死我们也不会再上你的香蕉船,”她们浮出水面,异口同声,“在这里游游泳太舒服了!”

我心中也暗自同意,但是黝黑的驾驶员已经轰响引擎,我又再次在海面上飞了起来。10多分钟后,我双臂酸痛、精疲力竭地回到岸边,与游得兴高采烈的女士们汇合,坐船前往深海。

在那里,我们戴上潜水镜,下海欣赏鱼群和珊瑚。鱼群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仿佛海底的幻影,而嶙峋的珊瑚礁成为奇妙的背景。向导说,这片海域也时常能看到海豚和鲸鲨。对于陆客来说,更是考潜水资格证的好地方。

“这里的水不比泰国和菲律宾的差,但是在国外考证,只能使用英语,很可能学得一知半解。但在台湾,我们都使用中文,对不对?学起来当然更容易!”

然而,遗憾的是,来这里学习潜水的大陆客人还不多。当得知我在蚂蜂窝写专栏后,向导要我一定要帮他们“宣传一下”。

剩下的日子,我在711便利店买来两打台湾啤酒,每天坐在民宿的露台上,喝酒、看海。

每年的11月份,澎湖都举办马拉松比赛。我已经想着2018年再来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