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长路慢走,日子慢过。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所有情诗里,独爱这一句。

因它出自一个目不知书的武夫之手。

若非用情至深,怎能写出如此柔婉深情的话?

那时,她从郎碧娘家回临安夫家要翻一座岭,

一边是陡峭的悬崖,一边是湍急的苕溪。

盼她归,却又恐路途险。

只说陌上花开正好,我等你赏花慢慢归来。

后来,他为她铺石修路,路旁特地加了栏杆。

长长的路慢慢走,深深的话浅浅说。

大概,这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多少人曾读着这句话,憧憬过爱情——

憧憬它忽明忽暗的拨云见月,

憧憬它言语之外的纸短情长。

数码时代里,朋友圈的恩爱,都长一个模样。

少了些许浪漫含蓄,多了些许直白匆忙。

我们急于寻求、急于得到,急于表达,

却忘了情话要慢慢说,日子要慢慢过。

提到杜甫,脑中首先出现的,一定是那个一身贫病,却忧国忧民的诗圣。鲜少有人注意到,在那些苦难的诗里,他为妻子多处留下浓重笔墨。

她陪她颠沛流离,不离不弃;

他许她与子偕老,生死相依。

成都杜甫草堂

图二摄影 | 张小炸

图四摄影 | 小蛊

经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结。

恸哭松声回,悲泉共幽咽。

……

粉黛亦解包,衾绸稍罗列。

……

移时施朱铅,狼藉画眉阔。

——杜甫《北征》

安史之乱时,几经辗转回到家,

看到妻子衣衫褴褛,诗圣心疼不已,

在松林间恸哭,松下泉水也同他幽咽悲切。

世道乱如麻,他一路逃亡,

命尚难保,却不忘为妻子带回衣服、化妆品,

让她在那灰色年代里,保有与众不同的靓丽色彩。

他没有为她写过一句情诗,但一生只爱她一个人。

一辈子,就是他最动人的情话。

有人说,这一生最幸福的事,

就是能娶少年时喜欢的姑娘为妻,

从此花前月下,柴米油盐,共度漫漫余生。

沧浪亭

图一摄影 | 阿西Abby

十七岁那年,沈复如愿娶回芸娘。

他外出未归,她便灯下读书到深夜等他;

他求学异地,她每日写信嘱他保重身体;

居于沧浪亭,她伴他课书评古、品月论花;

……

那年七夕,他制两方印信,

他执朱文,她执白文:

愿生生世世结为夫妇。

今生不够,他便借金石之口,许下来世。

她离世后,他把她写进《浮生六记》里,

林语堂后来说,芸娘是“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

自己后半生尚且不顾,却要在文字里,

把她的可爱留给后世,留给生生世世。

这是他最后的,也是最动听的情话。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无题》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无题》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无题》

……

李商隐把大唐的情话,写到了极致,

以至于一千年后,清人梅成栋提到他时,

还忍不住赞叹:千古情语,无出其右。

四十七岁那年,预感自己时日无多,

他回到荥阳老家,住进他们曾住过的老屋。

一生多写无题诗的李商隐,对着她生前心爱的锦瑟,

老泪纵横,写下了一首有题诗,《锦瑟》。

那是他此生的最后一首诗,给她的。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他把情话写到极致,也把一个人爱到了极致。

情话软绵绵,却果断有力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情话温吞吞,却撩人心魂

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

情话是三月烟雨飘摇的江南

朦朦胧胧却湿漉漉撩拨人心

情话是黎明时天空里的一抹霞

柔柔软软却一点点撕裂黑暗

让慢慢的日子多了浅浅的怀恋

图一摄影 | 冷香远

那时

日子很慢,爱情很长

那时

情话很短,思念很长

那时

爱情有欲说还休的娇羞

那时

我们只是并肩策马

走几十里地

当耳环叮当作响

你微微一笑

低头间,我们又走了几十里

注:文末加粗部分引自女诗人翟永明诗作《在古代》。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