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霍金去世成就了朋友圈的逼格盛筵

2018.03.14,霍金逝世,带走了许多未解的谜题。

我对霍金最早的记忆源于初中第一次自我介绍,讲台上一个带着厚底眼睛的男生喃喃地说:“我最喜欢的书是霍金的《时间简史》。“那时候的理科实验班,不读《时间简史》简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读过书。我也不能免俗地买了一本,结果没翻到第三页就跑过去看起了青春小说。

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可以说,他带着我匆匆往科学世界瞥了一眼,尽管我甩开了他的手从此奔赴文科世界,但他的书永远是我的启蒙。

近几年让霍金的故事更加广为人知的,是小雀斑主演的电影《The Theory of Everything》。看完电影之后大家纷纷到朋友圈发表观后感,那是朋友圈里最近的一次关于霍金的集中谈论。之后,就是他的死亡。

当然,这篇文章不在于回顾这位伟人充满苦难却无比光荣的一生,而是在看到了朋友圈两个人大吵一架之后的有感而发。从上午开始,朋友圈刷屏最多的就是对霍金的祭奠。在这些缅怀的朋友圈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丝不同的声音:

一则朋友圈充分地表达了对于在朋友圈祭奠霍金的人的不屑。认为平时没见这些人了解过霍金,甚至连量子力学是什么都不清楚,而霍金一旦去世就疯狂刷屏,太过可笑。最后,该“圈主”补了一句,“真是一堆傻x”。

该朋友圈立即激起了众多祭奠派的愤怒。最后,“圈主”再一次引用了网络嘴架中的经典句式:“表达反感是我的个人自由,你无权干涉,互删吧。”

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了。甚至在几乎所有明星、伟人逝世朋友圈刷屏之后,都会有这样不同的声音。这派人士的中心思想一般是,“平时没看你们一个个关注他,一到他有事情的时候疯狂刷屏,真是装逼。”而感叹派往往诉诸伟人本身,认为伟人就是值得尊敬的,发表朋友圈是一种表达尊敬的方式。

频繁的论战背后,关键的问题就是,伟人到底值不值得发朋友圈祭奠?

朋友圈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一个非常重要前提:朋友圈在我们生活中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下图是一个简单的关于朋友圈发信息的频率的统计:

上图描绘的数据基本上符合我的日常观察——只看不发的只占极少数,更多的人选择有了内容就会发布。

事实上,如今的朋友圈已经成为了每个人自我形象塑造和对外表达的关键平台。戈夫曼认为人生就是一出戏,社会和人生都是一个大舞台,社会成员作为舞台上的表演者都渴望自己能够在观众面前塑造能被人接受的形象。朋友圈的出现无疑为每一个人提供了一个展示的机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