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小威阿扎之外,网坛草根妈妈们的日子究竟有多难?

本届印第安维尔斯赛,小威和阿扎的复出让妈妈球员的境遇成为了热点话题。然而事实上,在两位巨星母亲之前,许多巡回赛上的草根妈妈早已捱过了太多苦难。身体机能、社会分工,甚至是荷尔蒙分泌,这些女球员的产后复出远比一般伤愈复出更为艰难,以至于整个公开赛时代只有过三位妈妈级大满贯冠军。看过《电讯报》的这篇专题你会发现,当一位妈妈球员的艰难程度,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四岁的夏洛特出现在一周前墨西哥赛双打决赛的颁奖仪式上,草帽下小女孩腼腆的微笑照亮了整个阿卡普尔科。为什么夏洛特会在这儿呢?原来她的妈妈T·玛丽亚和搭档沃森刚刚赢得了这项赛事的双打冠军。而对这位母亲的最大奖励,就是女儿紧紧的拥抱,正如照片中那样。

这是德国选手玛利亚的第三座WTA双打冠军奖杯,也是自2013年12月女儿夏洛特出生后的第二座。也许于父母而言,在体育生涯中,没有多少瞬间能比与孩子分享成功更珍贵。

巡回赛场上的“妈妈大军”:小威、阿扎伦卡、兹沃娜列娃、施耐德、M·桑切斯、K·邦达伦科、德拉夸、米内拉、米图、罗迪娜、T·玛利亚

母亲节还有两个月就将到来,世界单打排名前100中却只有4位妈妈,小威都不在其中。而WTA历史上也只有三位妈妈级大满贯冠军:分别是20世纪70年代的玛格丽特·考特和伊文·古拉贡,以及夺得2009年美网冠军的克里斯特尔斯。在阿瑟·阿什球场的庆祝人群中,因为有女儿Jada的存在,小克的胜利显得格外完美。

相较之下,男子巡回赛上却有20位父亲。从数据上看,比起母亲,职业网坛似乎更欢迎父亲的回归。虽然四大满贯都为有孩子的参赛球员免费提供日托设施,但是遍布世界30个国家的其他50项赛事,目前却没有能力在赛事期间提供这么周到的服务。有一些赛事甚至没有托儿所,所以当母亲去训练或是比赛时,孩子们常常无法获得应有的照顾。

前No.29K·邦达连科已经是31岁的老将了,2013年5月她生下了第一个女儿,他的丈夫Denis Volodko也身兼教练一职,在她看来,巡回赛中的一些设置让妈妈球员很难在产后回归。

她告诉《电讯报》:“我希望看到更多的设施可以帮助我们。对于男子球员来说,他们的妻子可以陪伴孩子并且观看他们比赛,所以一切没有那么困难。但是对于女子球员,齐全的设施能够使我们得到更多的帮助。”

相比之下,退役是个诱人的选择。邦达连科在怀孕的时候也这么打算,不过最终这个想法没有存在太久。经历了八个月的无所事事后,乌克兰人还是决定回归赛场。这一次,她将带着女儿征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