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代表委员关注“佛系”:“佛系”和奋斗可以统一起来

用“佛系”调适心灵用奋斗实现自我

“都行”“可以”“随它去”“没关系”……这些被称为“佛系青年”的口头禅在日常生活中屡“听”不鲜。

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在公司里也遇到过这样的年轻人,“每个月拿几千元工资,任务交差了不会再多做别的事,让他当管理干部他都懒得干。这在我年轻时绝对不可能啊!那时候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都成习惯了。现在其实可以退休了,但不忙就觉得空虚,感觉没为自己努力,没为社会做点什么。”他说:“凡事想得开,这种心态不是坏事,但如果为此不承担责任,那就不行了。”

全国政协委员、演员冯远征认为,所谓“佛系青年”“丧文化”,只是年轻人的自我标榜,有时是为了表现自己的个性,并非年轻人走向衰落的标志。“我自己也曾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有一种心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五六年前,我突然发现,自己是剧院的老人儿了,无形的责任就落到了肩上。”冯远征说:“年轻人的想法很多,如果加以引导,我相信他们有一天会意识到自己的责任。”

“佛系青年”现象非中国独有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表示,不要轻易否定年轻人,在中国的传统价值观中,既有佛家道家的无欲无求,又有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在一个人身上可以并行不悖。

张颐武介绍,“佛系青年”的现象并非中国独有,日本学者大前研一也提出过“低欲望社会”的说法。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张颐武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年轻人生活在一个相对富裕的社会,衣食无忧,难免产生动力不足、现世安稳的心态;二是尽管日趋富裕,社会竞争却日益激烈,给年轻人带来压力。当维持体面生活并不难,向上却要付出代价时,就容易产生“佛系青年”。

在俞敏洪看来,年轻一代有很多优点:没有传统的负担,生长于蓬勃的改革开放时代,受到良好的教育,有着全球视野。但同时,这一代人很多是独生子女,生活中本应经受的锻炼被父母和长辈的呵护排除了,“孩子不知道挣钱的艰辛,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人际冲突”。所以,这样的年轻人一旦独立生活就会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我到底应该干什么,怎么去努力,怎么去奋斗,就像蜗牛一样,碰到障碍头就缩回去了”。

负面情绪不可能帮助你的人生

在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中,有不少人是青春奋斗的典型。

俞敏洪的人生经历就很励志。“我这么多年领悟到的一个事情是,负面情绪不可能帮助你的人生,能帮助你的一定是正面情绪和自我奋斗。迷茫的时候、累的时候可以休息、旅游,但千万不能消沉。”他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