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追寻——追寻心灵深处那一抹亮色

追寻

杨明

刘二倔子上火车,先打眼瞅了一下列车员,眼生,小姑娘八成后调来的。再抻脖子向车厢里边望,我的妈,黑糊糊一片,全是人头。刘二倔子回头对列车员说:今儿这人咋这老多哩。列车员说:今儿人市。刘二倔子没听明白,啥?列车员又说:今儿人市。刘二倔子一挠头,好好看看列车员,小丫头,人不大,嘴够损。

刘二倔子往里边挤,有到外线作业要下车的铁路员工看见他了,忙招手:二哥,下班啦?快来,这坐。刘二倔子咧嘴笑了。列车员这才闻声瞄了他一眼,不是一般旅客,老战士了。

列车开了,风驰电掣,刘二倔子抬起车窗透风凉,看见了外边的巡道工。巡道工头顶大檐帽手拿红绿旗,套着黄马甲背着工具袋站在路肩上面向列车立正。刘二倔子挥手叫:哎嗨——巡道工一抬头,目光捕捉到了飞逝的刘二倔子,巡道工笑了,抬手用旗角在帽檐上向刘二倔子点了个美式装备时期的国民党军礼。一个礼敬得刘二倔子十分有成就感,忙郑重地向巡道工还礼,正忙着,脑门子上啪地挨了一下,火辣辣地生疼。刘二倔子吓得一缩脖一定睛,窗外一大把扑克牌雪片一样飞掠而过,刘二倔子噌地站起身,看见了,前边隔两排的座位上四个人坐在一起,兴高采烈的样子,可能是扑克打得挺尽兴,玩够了一激动顺手来了个天女散花。刘二倔子一挥胳膊:哎,前边几位,坐过火车没有?怎么随便向车窗外乱扔杂物?前边四个人里,一个背对刘二倔子的小伙儿懒洋洋地站起来,转过身两臂往座椅背上一搭,打量刘二倔子几眼:咋,碍着你啦?刘二倔子说,碍着我倒没啥,外边车下头有铁路工人作业的,还有走道儿的,你乱扔东西应该不应该?小伙子用鼻子嗤他一声:你眼睛没毛病吧?我扔的是扑克牌,不是啤酒瓶子。刘二倔子嗓门粗了:扑克牌就没危险了吗?你知道列车全速运行时时速是多少?一百二十公里,扑克牌在这么高的速度下就变了刀片!去年不就是有一个旅客么,剥鸡蛋皮,顺手往外扔,当时不就把后排座一个小男孩的眼睛给扎瞎了么!这么惨痛的教训你还……小伙子做了个手势:打住,你就明说你想干啥吧,想讹人还是想打架?刘二倔子的脖子筋蹦了起来:你这人咋这么不识好歹?刘二倔子就对跟前的人说:借光,我出去一下……小伙子同伴里又站起来一个,是个中年人,把小伙子强按坐下,对刘二倔子点头陪笑说:师傅师傅,别生气,他年轻不懂事,不会说话,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我知道您是为我们好,我们不对了,以后一定注意。刘二倔子赶忙说,没事没事,我的态度也不好,说话冲了点,可出门在外真得注意啊,一路平安可不是光用嘴说着玩玩的呀,是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