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丹东港半年内4次债券违约 债权人“喊话”施压

北京商报讯(记者程维妙)近半年连续发生4只债券违约的丹东港集团,不断被债权人“喊话”施压。3月14日,违约债券“13丹东港MTN1”的主承销商中信证券和中信银行在上海清算所发布公告称,将及时召开持有人会议,组织发行人与投资人就违约事件进行沟通,并将督促发行人尽快筹措偿债资金,保持与投资者及相关中介结构密切沟通,持续披露进展。

其中,提到的“13丹东港MTN1”,应于3月13日到期,发行总额为9亿元,票面利率为5.67%,应付利息5103万元。不过截至13日日终,丹东港集团仍未按约定将这只债券的本金和利息按时足额划至托管机构,该债券被宣布构成实质违约,一同被宣布违约的还有3月10日到期的10亿中期票据“15丹东港MTN001”。

这两只债券陷入兑付危机已不在市场预料之外。半年内,随着丹东港集团陷入债务泥潭,已有4只债券兑付“失约”,仅本金就达34亿元。另外还有一只本金20亿元的债券“16丹港01”在今年1月没有按时付息。

和此前许多违约机构一样,丹东港集团背后也有着很长的一份债权人名单,15家银行在列,涵盖国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和政策性银行。截至2017年6月末,这15家银行对丹东港集团的授信总额高达346亿元,这一规模被指与集团所处地方港的环境并不匹配,不仅是因为今年东北经济滑坡,也因为丹东港所处的港口群内还有五大港口,竞争相当激烈,丹东港集团近年营业利润率逐步下滑也印证公司有过度举债的经营问题。

然而获得了高额度授信的丹东港集团,现如今连可腾挪的资金都十分有限。业内人士分析称,除了环境因素外,丹东港集团还存在一定实际控制人风险和内控问题,关联方往来和担保较多也导致投资者对于公司现金流向的监控较为困难。

从实际控制人风险来看,丹东港集团的控制人、以120亿财富排在2017胡润百富榜第295位的王文良,不仅被卷入辽宁贿选案中,后又被质疑把集团当提款机,以70%的超高持股,在2015年为自己发了近20亿元股利,分红远超当期净利润。从内控问题来看,天风证券分析师孙彬彬认为,导致丹东港集团陷入困境的,是在不利的外部环境中逆势而为,用高杠杆的运营模式激进投资扩张,对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带来不利影响。

颓靡的丹东港集团,目前还剩余3只、共约35.5亿元的债券代偿。尽管集团表示正积极筹措偿债资金,争取尽早完成兑付,但债权人似乎已经不再买账。2月初,丹东港违约债券之一的“14 丹东港 MTN001”的债权人就在北京召开了一场会议,债权人全票通过授权中信证券聘请律师进行诉讼等多项议案;本月初,15家债权银行之一的丹东银行提出,要求与丹东港集团解除《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宣布借款全部到期并发起47亿元仲裁案。一连串的事件也将丹东港集团债务危机再向上推高了一级。

作者:程维妙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