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狐友校草大赛

手机搜狐

SOHU.COM

肯尼亚自然游学营,马赛部落与狂野动物大迁徙

当城市的人们步履匆匆的挤近地铁,马赛马拉的小狮子正在草原上嬉戏和奔跑;当接孩子放学的家长把校门堵得水泄不通,桑布鲁的母象正悠然的卷起一捆草放入嘴里,然后回头看看身旁的小象。

当晚高峰的车辆把城市变成巨大的停车场,东非草原的马赛人正在泥土做的房子旁边跳舞和歌唱,落日时分,星星鸟在枝头鸣叫,金合欢树投下长长的影,云朵披霞为衣,一切仿佛还是世界初始的样子。

有人说,列个十年计划都不一定排到非洲,也有人说:“如果一生只有两次机会去另一个大洲旅行,那么去非洲两次吧。”

▲ 被三只母狮围攻的雄狮

▲ 一只被激怒的斑马在追逐鬣狗

每年7月初到8月底,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都会有一场世界上最为壮观的动物大迁徙。数以万计头的角马、斑马、羚羊,以及大象、长颈鹿从坦桑尼亚迁徙而来,而紧随其后的还有它们的天敌。一场精彩绝伦的生存之战,会在这片草原上如约上演。

这是一支拥有200多万动物的队伍,一场长达3000多公里的迁徙和一个优胜劣汰的竞技场。

马拉河是马赛马拉动物保护区内最大的河流,也是这支长途跋涉的迁徙大军最后要渡过的一道难关。这支倚靠本能迁徙的队伍训练有素,它们懂得如何试探敌情,在集体大迁徙之前,通常会派出斑马去最前方,窥测马拉河岸边的情形。等到30万头的斑马渡河后,战争的序幕被拉开,这时候主力军150万头角马开始上场。

在东非壮阔无垠的稀树草原上,斑马和角马的渡河之战只是大自然宏伟乐章中的一段插曲,每一种动物都在用全部的生命演绎一段独特的乐章。

小巧而警觉的汤式瞪羚总是竖着耳朵,一有风吹草动就瞪大了眼睛四处张望,作为身处食物链底端的物种,奔跑是保命的基本技能,整个草原上,能跑得过小羚羊的,大概只有世界第一快的猎豹。

猎豹是草原上最美丽的猎食动物,美丽的斑点和优雅的身姿让人赞叹不已,但猎豹的成长环境却非常艰辛,小猎豹经常被草原鬣狗叼走,成年猎豹捕到的美食也经常被狮子抢夺,而且猎豹通常都是独居,只有非常幸运才会看到母豹带着几只小豹在草丛里休息的温馨场景。

狮子是草原的王者,他们的生活可不像《狮子王》口头禅“哈库纳玛塔塔”那般没有烦恼,狮子捕食的成功率只有10-20%,每次捕猎都要消耗大量的体力,并且产生巨大的热量,所以我们只能在早上看到狮子捕猎的激动场面,到了中午,就只能看到它们守着啃掉一半的猎物午睡。

除了动物世界里常常见到的羚羊、猎豹、狮子、大象、长颈鹿、犀牛等等,肯尼亚还有很多独特的动物,尤其在桑布鲁国家公园,我们会看到奇特的细纹斑马、蓝腿鸵鸟、长颈羚,还能看到生活在丛林中的极其珍贵的花豹。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