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专家 : 构建“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国际金融新秩序

导读

当前,随着国际力量对比“南升北降”,以美元霸权为基础的国际金融旧秩序走到了“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

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深化国际金融合作是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

中国应抓住战略机遇期,稳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但也应量力而行,避免操之过急。

国际金融秩序处于亟须改革的十字路口

金融霸权是经济霸权乃至军事霸权的折射,它的确立历来以经济实力乃至军事实力为基础,并反过来服务于经济和军事霸权。16世纪西班牙的兴起与美洲白银的发现,以及建立在“银本位”基础上的国际金融体系息息相关;19世纪英国成为“日不落帝国”,与英国工业化及其主导的“金本位”国际金融体系直接相关。进入20世纪后,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世界霸主地位从欧洲转向美洲。当时,美国的工农业生产能力和军事实力均居世界第一,黄金储备占全世界三分之二(1949年达到72%)。凭借这种独一无二的军事和经济地位,美国成为世界金融霸主,由此开启了美元霸权时代。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世界经济呈现出美、日、欧三足鼎立之势,希望脱离美元“另起炉灶”的国家由此出现。20世纪80年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凭借这种贸易大国地位,日本决意将日元培育成国际货币。[1]但日本国土面积狭小,而且位于亚洲边缘,难以对内陆产生辐射效应,因此其意图建设的“日元集团”甚至在东亚地区都没有成型。截至2009年,以日元计价的国际证券仅占比3%,远低于美元和欧元。[2]此外,欧盟随着经济总量增加和一体化程度加深,金融独立意识越来越强烈。1999年创立的欧元,一经问世便成为美元的主要对手。目前,在所有外汇市场周转额中,欧元占37%,在国际债券市场上占31%,在中央银行公布的外汇储备组成中占28%。[3]然而,欧元堡垒内部碎片化,限制了欧元的进一步开拓,近年来欧元区的主权债务危机就是最新例证。

随着国际力量对比出现“南升北降”趋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相对衰落趋势明显。美国虽然仍是唯一超级大国,但不少经济指标明显下降:从经济总量看,美国GDP占全球经济比重,从冷战后的30%左右降至目前的20%左右,债务高达20万亿美元。同时,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相对崛起态势明显。近十余年来中国经济连续“弯道超车”:经济总量2005年超过英国,2006年超过法国,2007年超过德国,2010年超过日本,现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国际生产和贸易领域的“南升北降”折射到国际金融领域,就是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国际空间开始缩小。当年美元在世界经济濒临崩溃之际应运而生,对世界经济发展功不可没。然而,随着美国经济日趋虚拟化,美元的发行远远背离了“币缘体系”发展的基本面,加重了世界经济的不平衡。美元的中心—外围体系作为一个剥削性制度,非但不具备引领世界经济增长的潜力,其金融工具的滥用反而成为人类进步的“负能量”。美元货币信用根基动摇,使国际金融秩序处在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