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金融科技公司能否成为扶贫的“造血者”?

金融科技公司能否成为扶贫的“造血者”?

原创2018-03-13深几度深几度

扶贫是新时期公益事业的使命。国家层面曾多次指出,“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群众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方面面临不少难题”。

这是我国进入“新时代”下民生领域的新特征,也是扶贫工作的指向。

金融科技公司,恰恰是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之间的一个弥合者。金融科技公司自身的业务可以和农村扶贫相结合,而社会公益基金的畅销模式则是让企业调动社会资源的能力变得更强,在诸多法律流程上也名正言顺。

“金融业务+公益基金”这两条腿同时走路,让金融科技公司成为了精准扶贫的“造血干细胞”。

金融贫困诱发经济贫困

1953年,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纳克斯提出了“贫困恶性循环”理论。他认为,不发达国家与地区陷入持续贫困的原因在于资本形成不足和资本的缺乏,即为“金融贫困”。

23年后,另一位经济学家——尤努斯,某种意义上,通过实践的方式验证了纳克斯的理论。尤努斯发现,贫困者最大的困境是缺乏摆脱贫困的手段。许多贫困家庭本可以搞一些手工业等小本经营,但就是没有启动资金。事实上,这笔钱的数目根本不大。

可恰恰由于金额太小,世界上几乎没有一家银行或正规贷款机构愿意发放这样的贷款。这一方面是因为放贷方的收益微不足道,算上成本几乎无利可图;另一方面是因为放贷方传统上认为穷人的信用水平低、还款能力差,收回贷款的风险很高。中国同样存在纳克斯所说的“金融贫困”。

在中国农村,金融服务长期处于严重边缘化的状态,“金融贫困”非常普遍。

商业金融机构网点不但在收缩,而且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把贷款投放于城镇和非农项目上。农村储蓄机构反而成了“吸存机器”。原本稀缺的农村资金又流失到城市,形成了农村资金的“虹吸现象”。

“经济贫困”和“金融贫困”互为表里,两者甚至交织在一起,引发了资源贫困和思想贫困。最终导致缺乏造血能力,农村始终难以脱贫。

金融是一剂扶贫的良药

但,金融又天生又是弥合贫困的一剂良药。

纳克斯当年提出“金融贫困”的概念后,在他看来,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是,制定各种金融优惠政策,完善金融市场体系,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

如果说纳克斯的理论还只是停留在纸面上,尤努斯则是将其推入了实践。

1976年,尤努斯还是孟加拉国吉大港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在走访学校附近的乔布拉村时,将个人的27美元贷给了当地42位贫困妇女,后来这也引发了南亚“小额信贷运动”,为尤努斯赢得了“穷人的银行家”的美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