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你很闪耀,也可能是时代的炮灰

这两天在买返乡的火车票,突然想起了高中历史课本里的一个知识点:

问:英国工业革命发生的劳动力条件是什么?

答:新兴资产阶级和新贵族通过圈地运动,让大量农民失去了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被迫转向城市。

农民是最好的劳动力:有劳动能力,无恒产无恒心,没有生育负担,迁移成本为零。

这说的不就是我么?

一个新时代的优质劳动力:受过良好教育、没有生育负担,迁移成本为零,可以去任何城市“搬砖”。

3年前,搬砖工老钱只身来到北京,月薪5千多,房租1800,加上通勤吃饭,恩格尔系数超过80%。

什么叫「di duan人口」?不管蓝领白领,恩格尔系数高,你就是xx人口。

农民都想成为地主。放到当下,人们都希望持有房产,成为「城市地主阶级」。不仅自己丰衣足食,还可以用富裕出来的生产资料,向其他劳动力收租。

大放水时代开始,M2猛飙,资产价格一路走高。

过去十几年决定个体财富的因素有两个:

其一现金流,

其二是负债的能力和勇气。

这是一句文邹邹的表述,说人话就是:其一你赚钱能力如何?其二有没有决心买房?

其实「资产」又何止房子这一样呢?但认知门槛和融资利率最低的,无疑是房子。

我要讨论的不是房子。

年轻劳动力无望成为城市地主阶级,因为收入没上去。或者虽然收入上去了,资产价格却高得遥不可及。

当高恩格尔系数的劳动力,遇到消费升级,那就是另外一种人生—信用卡、现金贷,透支未来收入。

「城市地主阶级」用资产价格透支年轻劳动力,年轻劳动力透支未来,这也是当下的一种趋势。

然而还有另一种趋势,低生育率往往和老龄化叠加。

目前中国60岁以上的老人接近2.5亿,即使每人每月2000元养老金,也是每年6万亿的需求—这需要国家和年轻一代的“货币”供养。

二胎政策全面放开后,2017年公布的出生人口数据仍然远低于预期。

这背后反映的是,越来越多421家庭结构的“2”经济压力太大,干脆不要“1”了。

孩子都不要了,学区房能绑架谁?

经济学家说数字货币十几万一枚不合理。年轻人说没办法呀,不这样咋买十几万一平的北上广。彼此用「资产价格」和「智商税」互相收割。

我并不是说年轻人没有希望。

相反,M2保持高增速是利好年轻人的—刚工作的年轻劳动力,收入可以直接超越父辈。年轻人掌握着更多的现金流和话语权。

中国对老年人才是不友好的—不高的工资以及退休金,巨大的养老金缺口,紧缺的医疗资源和福利...这是中国的路径。

同样低生育率+老龄化的日本则是另一种路径:老年人掌握更多的现金流,工资收入和工作年限直接挂勾。

国家不惜大肆发债,给予老人足够的资源倾斜和福利保障。结果就是年轻人越发无望,国家经济疲软。

并不能说孰好孰坏。

但可以肯定的是,若干年后的退休养老,不要指望别人,只能靠自己。

大通全球资本,是一家依托强大实业集团(福建大通互惠阀门有限公司)和国资背景(经济日报集团注资),顺应中国经济新常态而建立的综合性金融服务集团,注册资本9990万元,总部位于北京国贸CBD。

大通全球资本秉承“安全、感恩、责任、规范”的精神理念,致力于普惠金融发展,旨在为中小微企业和个人客户提供安全、专业、创新、多元化的金融增值及全球化资产配置服务,服务领域包括私募基金、互联网金融、金融资产交易等。

成立三年来,大通资本已累计为国内三十多万高净值客户提供财富咨询及资产配置服务,服务区域覆盖全国2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信赖源自安全,财富增值幸福!大通资本在“大信至上,融通全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