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洪涛股份与秀强股份,上市公司转型教育的难兄难弟

3月1日,洪涛股份(002325.SZ)宣布拟控股四川城市职业学院、广州涉外经济职业技术学院,总代价8.46亿元,从职业教育后端非学历培训向前端学历教育迈出了一大步。

就在2月26日,秀强股份(300160.SZ)宣布终止拟募资11.05亿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其上市7年以来首次定增泡汤,强化原主业并进一步发力幼儿教育的计划受挫。

建筑装饰公司洪涛股份,与玻璃深加工公司秀强股份都选在2015年跨界教育,密集的大额现金并购让二者都成为耀眼的教育概念股。二者也都试图以所搭建的平台寻找教育业务内生动力,却均遭遇业绩停滞。如今两家回到起跑线上,此一时彼一时只是职教和幼教赛道的区别吗?蓝鲸教育为您解读首批教育概念股中的两个“异类”。

拥抱互联网,远离K12

2009年在中小板上市的洪涛股份,进入教育行业一开始就选在和互联网相关、又远离已是红海的K12领域。在拿下中装新网和跨考网之后,2015年9月洪涛又连续宣布收购学尔森、投资金英杰,至此职业教育四个业务板块的核心成员已经购齐。

秀强在教育领域的布局从2015年9月设立教育产业基金才开始,该基金成立至今只投资过领信教育这一个标的。2015年12月,秀强以2.1亿元全资收购杭州全人教育,作为实施幼儿园一体化方案的第一站,试图将幼教发展作为支柱性产业。

尽管2015年时秀强股份已是中国最大的家电玻璃制造商,但和建筑行业的洪涛股份相比仍只是小不点,利润只有其1/6。

秀强股份认为,民办幼儿园行业集中度比K12更低,所以试图利用资本市场平台,整合幼教产业链,形成覆盖人才、装备、内容、信息化的整体服务能力。此后,秀强继续拿下徐幼集团、江苏童梦等标的,但3.8亿元收购培基教育一事却不了了之。

洪涛股份、秀强股份在搭建完教育产业平台之后,两者出现分化:洪涛股份在此后一年半时间里再未发起规模较大的行业并购,而秀强股份通过旗下秀强教育、全人教育在幼教产业中跑马圈地。

蓝鲸教育发现,两公司至今都未使用过发行股份的交易方式,均以现金收购教育资产。

“当时是抢标的的时候,讲究效率,现金交易能让他们更快地切入教育领域。一般而言,对于业绩和股价有比较好的预期时,大股东不希望因过分增发来稀释所持股份;客观上说,他们确实保持着较好的现金储备。”一位教育投资人士这样对蓝鲸教育表示。

同时,洪涛股份以2.98亿元收购学尔森时,使用了2.5亿元的IPO募集资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