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资金管控日益收紧,哪些渠道可以顺利跨境投资?

本文来自兴业证券研究,作者郭嘉沂,张梦

主题

随着我国资本开放稳步推进,证券投资账户下跨境资金规模提升,对人民币汇率影响渐显。我们将梳理当前跨境投资渠道、测算资金流动规模,并分析其对于人民币汇率的影响。

当前我国证券市场以“通道”式开放为主。除沪/深港通、中港基金互认、战略性投资持股等适用于双向开放外,资金流入方向还包括债券通、QFII、RQFII、QFLP、合格境外投资者直接进入境内债券市场等;资金流出方向还包括QDII、RQDII、QDIE、QDLP、外汇通等。

沪、深港通是股票市场引进外资的主要通道,2017年约占股票市场吸引外资总额的40%;债券通则是债券市场吸引外资新主力,仅开通半年,已占海外投资中国债券市场增量的30%。2018年跨境政策回归中性,有助于QDII等渠道重启。

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国际收支出现新变化——证券投资账户负债端流入资金规模显著扩大,显示境外主体增持人民币金融资产意愿加强(见图表1)。这部分资金在过去规模很小,不足以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势。然而,随着我国资本账户可兑换程度不断加深,有必要将其纳入人民币汇率分析框架。我们将从两方面加以分析,一是梳理当前资本项目双向开放渠道,以及各渠道下资金流动状况;二是测算证券投资账户未来可能吸引的资金流入规模以及对于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专题上篇聚焦于第一个问题。

IMF对证券投资账户的定义是“没有被列入直接投资或储备资产的,有关债务或股本证券的跨境交易和头寸”。简单来说,通过权益市场和固定收益市场双向流动的跨境资金大部分被记录在证券投资账户下。从此定义出发,证券投资流入还可参考一个更高频、更具时效性的指标,即境外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持有的境内人民币股票和债券资产。这一指标自2013年12月起由央行按月度公布,与国际收支中证券投资账户负债端的走势基本一致(见图表2)。截止2017年末,境外投资者分别持有境内股票和债券资产11747亿元、11988亿元;2017年全年,境外投资者分别增持境内股票和债券资产5255亿元、3462亿元。

我国尚未实现资本账户充分开放,境内股债市场主要以“通道”的方式开放。我们梳理现有的通道如下(见图表3):

(1)资金流出方向:沪/深港通、战略性投资持股、南向债券通(尚未开通)、外汇通、QDII/QDIE/QDLP、中港互认基金、银行自营投资和自贸区相关业务。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