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原创】全球排放贸易体系:一个幻想?

内容提要:目前存在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未来应该建立一个全球范围的碳排放交易体系。本文对上述观点提出质疑,并且通过文献评述和比较研究分析提出:(1)全球排放交易体系的福利效果并不确定,可能主要能够降低的是发达国家的减排成本,对于发展中国家(小国)而言更可能造成福利下降的后果;(2)各国参与全球公共物品的提供,应该根据共同但有区别责任的原则致力于形成“林达尔均衡”,而不是全球排放贸易体系所代表的“瓦尔拉斯均衡”;(3)推动全球排放贸易体系的动力在于发达国家产业集团对规制的偏好和利益,而发达国家优先采取排放交易政策,主要是因为国内及国际政治考虑,而非出于经济效率的原因;(4)发展中国家在考虑国内气候政策时面临选择的困境,需要谨慎考虑。

关键词:全球排放交易体系;碳税;发展中国家;政治经济学

目前,国际国内很多学者都积极推崇发展覆盖全球的排放交易体系(Global Emission Trading),作为未来国际气候制度的核心部分。特别是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后,许多人提出应该基于全球碳市场来建构国际气候制度(Bernstein, Betsill and Hoffmann, et al., 2010; Wagner, Keohane and Petsonk, 2009)。这种观点是如此流行,以至于几乎被很多人当作是一个理所当然的“常识”。

“全球排放贸易”(global emission trading)是指一种全球性的限额与交易(cap and trade)体系。它不完全等同于我们现在常说的“全球碳市场”,即目前的联合履约(JI)、清洁发展机制(CDM)和发达国家的排放贸易(例如EU ETS)等的统称。这里的“全球排放贸易”是指一种所有国家都能参与的排放贸易体系,其中通过谈判使所有参与的国家都有排放限制(Cap)。所以,有人也称之为“联合国体系下的排放贸易”。目前主要发达国家都在建设国内的排放贸易体系,而且积极探索连接问题。其发展前景指向全球性的排放贸易体系(Jaffe and Stavins, 2008; Tuerk, 2009)。

全球排放贸易体系似乎并不遥远。欧盟表示,有信心推动在2015年成立覆盖OECD国家范围的国际排放贸易体系,并在未来推向全球。另外,在坎昆会议期间,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宣布,将建立筹集目标为1亿美元的“市场准备伙伴基金”(The Partnership for Market Readiness),目的是为了帮助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国内碳交易体系的能力建设。该基金希望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联系在一起,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赠款,帮助发展中国家建立国内交易体系和利用其他市场手段实现国家的减排目标。在这种背景下,从制度层面来思考发展中国家的参与战略就是一个较为紧迫的问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