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北极之都①|挪威的挑战:亚洲游客的商机与冲突

“你看,太阳就要落山了!”克里斯汀(Christin)放慢车速,指着远处雪山顶上微微泛起的金色,有限的太阳光浅浅地晕染了周边的云彩。此刻是1月21日下午1点半,在两个月的极夜期之后,太阳再次照射到这座北极城市——挪威特罗姆瑟。

挪威特罗姆瑟1月21日的落日。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 冯婧 摄

克里斯汀是我的民宿房东,准备去市中心工作的她,开车带我们去参加一年一度的“北极前沿”(arctic frontiers)大会。望着短暂登场后即将落下的太阳,克里斯汀有些失落。“每到这个时候,我的情绪都会波动。”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你会感到人类是多么渺小。”

城市新职业:民宿房东

克里斯汀出生在挪威南部一个小镇,在特罗姆瑟住了十多年,非常喜欢这个北极圈内的“大城市”。

特罗姆瑟虽然只是北极圈内第三大城市,却被称为北极的首都(the capital of arctic)。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这里便利的交通和国际知名度。这座小城既有城市的便利设施,周边又有优美的自然环境。

尽管特罗姆瑟只有7.5万人口,却拥有一座国际性的综合大学——挪威北极圈大学(原名为特罗姆瑟大学,简称UiT),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很多年轻人和外国人;一座地区性综合医院,为挪威北部地区提供医疗服务,也为城市提供了大量就业;一座机场,每天有30多趟从不同欧洲城市飞来的航班,2016年的客运量近200万;这里的游客也逐年增多。

2016年12月起,克里斯汀成为了民宿房东。克里斯汀在医院有一份非全职的保安工作,她的小木屋靠近大学和医院,可以步行去上班。此外,她还有一份自由职业——钢琴调音师,会不定期去顾客家里工作。因此,她的时间相对灵活,就把一间卧室变成了客房。在airbnb网站上,克里斯汀的客房价格不高,可以算作便宜的那一档,而且设置为闪电回复,也就是省去了房东面试房客的过程,只要时间合适就能预定成功。因此,在旅游旺季,她的客房几乎每天都住着房客。克里斯汀说,民宿已经成为她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

据统计,在airbnb上,2016年9月,特罗姆瑟的房源约有300个,当月收入约200万挪威克朗(1挪威克朗约为0.8元人民币)。到了2017年9月,房源增加到近700个,收入近500万挪威克朗。而在2016年12月-2017年2月,airbnb特罗姆瑟房源的入住率超过90%,其中,2017年2月的收入超过1000万挪威克朗。在冬季旅游旺季,特罗姆瑟的酒店入住率均超过90%。为了迎接未来更多的游客,特罗姆瑟正在建设6个新酒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