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国家医疗保障局探路“三保合一”

讨论多年的“三保合一”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国家医疗保障局的成立备受瞩目。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该方案中提出,将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随着我国持续多年的城乡医保“双轨制”落幕,相关主管部门职能也发生了明显的转变。3月1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了第四次全体会,听取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国务委员王勇在向大会做说明时表示,我国拟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将人社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职责,国家卫计委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职责,国家发改委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民政部的医疗救助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业内表示,如果最终改革方案获全国人大审议通过,新部门的成立有望加速开启城乡医保制度的合并之路,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农合“三合一”也将不再遥远。

新医改引擎

作为我国“五险一金”中的重要一项,基本医疗保险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这项保险制度却长期由两个部门分别管理。医药专家赵衡表示,本次机构改革方案与之前在福建试点的医保办非常类似,而在新部门成立的背后更深层次的含义是支付方将成为我国新医改的主要推动力。

医疗保障局不仅将“三保”统一在一个部门管理,还将国家发改委的药品和服务价格职能、国家卫计委的药品和耗材招标全部划归进来,“值得注意的是,医保和生育保险的征缴划归了税务部门,这意味着财政与医保会有更多的联动,与福建医保办挂靠在省财政厅下的制度设计十分"巧合"”。赵衡表示。

“我国的医保正同时面临收入缩减和开支增大的问题。”赵衡表示,虽然从支付比例看,财政的医保支出占整体医疗开支费用的比例逐年上升,但由于医疗费用增加速度仍很快,个人和医保在支出的绝对值增长上都面临很大压力。医保一方面面临劳动力人口减少、未来资金池收入萎缩的困境;一方面面临医院医疗费用整体仍在持续增加的问题。

赵衡表示,在此背景下,我国不同的医保支付计划管理部门不一致,导致了支付方在不同计划上的操作和规则制定存在出入;其次,我国医保一直面临被动支付的问题。药品作为医疗机构收入的核心板块,采购权利与医疗机构的利益长期直接挂钩,而大医院由于量大、话语权最强,因此在药品改革上,所面临的利益冲突也很明显。按照我国现行的医保管理制度,支付方无法介入药品环节的监管明显不利于其对费用的控制以及对服务方的影响。

“为破解这些问题,方案已经明确给出了改革方向,即强化支付方的角色,在监管服务方尤其是药品环节获得更大的力量,其中对药品费用的限制将是支付方强势的首要目标。”赵衡表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