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壹读倒闭?!前员工微博喊话老板:王昕还我血汗钱!

文/阿布

13日晚9点30左右,一名微博名为一毒科科的网友发布长文,称壹读已死,且老板王昕拖欠员工工资近一年。十分钟后,壹读官方认证微博转发了一毒科科的微博,并配文“壹读不再,空留惋叹”。

事件

壹读欠薪

一毒科科在文章中阐述了壹读大量内幕,包括王昕拖欠员工工资、关系混乱,以及壹读死亡原因等。他在文章表示,壹读视频部和美术部两个部门的工资都被拖欠。员工放弃其他赔偿后,王昕仍然拖欠工资近一年,最后多名员工选择申请劳动仲裁。根据仲裁结果,壹读需要在今年即2018年4月15日前一次性支付员工工资及补偿。

一毒科科称,自己是壹读一名实习生,没有劳动合同。他于2017年2月加入壹读远程兼职,当时工资为1500元每月,后正式加入壹读做微博小编,工资为3000元每月。他表示,加入壹读时,壹读只有36万粉丝,当他收到“在家工作”的通知时,壹读微博已有了50万粉丝。一毒科科称,从去年8月份开始,壹读工资开始挺发。王昕曾找到他面谈,让他在家继续工作且工资照常发。而截至目前,与王昕约定好整整4个月的工资仍然在拖欠中。

回顾

壹读之死

百度百科显示,壹读传媒是一家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旗下产品包括壹读视频、壹读百科、壹读新媒体等。

事实上,壹读确实火过一阵,伴随媒体转型,壹读曾抓住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的风口,快速起量,并经历了三个高峰:第一个高峰是从微博导流而来,当时壹读微博已有十几万粉丝,所以第一批原始用户是从微博的忠实用户而来。

壹读原移动媒体部总监吴久久在2014年的采访时曾表示,“当时,壹读每天都会在发布之前做内容预告,用有料的内容吸引读者关注微信,把分散的微博粉丝,集中到壹读微信,成为用户。”

第二个高峰是壹读增加了语音栏目。甜美的女主播,一个播放外国时事,一个清唱晚安小曲,引领了账号发起语音播报的风潮,通过这个吸引了很大一部分新用户和死忠粉。

第三个高峰是当壹读动画视频能够稳定推出后,固定在壹读的动画视频结尾处放微信二维码和公共号推荐,每周视频的发布都是增粉高峰。

而根据一毒科科的阐述,壹读除了不发工资,管理上也有很大的问题。在原CEO、总编辑马昌博走后,王昕正式接手壹读,并叫停了很多有希望的项目,包括动画组和视频。

2015年,壹读停刊,当时壹读对外称停刊是主动转型。“纸质杂志作为一个落后生产力被壹读传媒战略放弃,现在我们六成营收在我们久负盛名的动画视频,三成在同样久负盛名的新媒体和媒介服务。”

马昌博

2016年8月,壹读传媒CEO、总编辑马昌博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题为《唯有衷心祝福,并愿故人如故》的离职声明。马昌博在个人微信公号的离职声明中表示:“人生江湖路远,总要做些新的事儿,看些新的风景,走向下一段旅程。”

实际上,从商业案例而言,《壹读》的开始无疑很成功,但高层频繁变动、团队建设、后期战略方向和外界环境都成为他死亡的重要原因。

2012年,壹读传媒成立,2018年3月9日,壹读最初也是最重要的阵地--微博,发布了最后一条非原创视频。

2013年,壹读创始人林楚方回顾创业一周年时曾说,“最大的担心是,不犯大错。”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