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心化的央行发行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 靠谱吗?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恰如这首歌词描述的那样,与全球市场上的狂热数字货币投机不同,各国央行对于数字货币的态度显得保守而谨慎。无论是中美韩的加强监管,还是其他一些国家的放任发展,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所代表的这种未来趋势已经得到了世界范围的广泛认同。包括中国等国在内的各国央行都已经着手尝试数字货币的研究与发行工作,并且取得了不小的进展。

但对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背景有所了解的人就知道,作为一项去中心化技术,数字货币自诞生之日起就有“反骨”,这与中心化的金融货币管理和发行机构形成了天然的冲突。中国、瑞典以及新加坡在内的各国央行已经着手开始筹备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

问题也随之而来。这种由国家政权背书的法定数字货币与产生在区块链公链基础上的诸如比特币、以太币有哪些区别?能否共存?未来二者的结局走势又将如何?下面让我们从两个方面来分析一下。

问题一:数字货币与央行数字货币的多重差异

从技术定义来看,数字货币的表现形式是建立于开放区块链之上的智能合约,其本质是劳动价值共识。因为区块链有分布式账本这种共享协议的存在,这种价值共识无需通过中介来传递和证明。反观各国央行的数字货币,从目前的设计角度来看,其角色都是作为现行货币体系的补充,直白的说只是将现行货币进行数字化,所以本质上仍然担当着价值中介的角色。

从产生背景来看,严重的通胀所带来的世界范围内的法定货币价值贬值,是数字货币产生的重要前提之一。数字货币的出现从逻辑层面解决了货币贬值和人为操纵价值波动的问题,但同时也必然对现行金融秩序形成了巨大挑战。央行的数字货币正在在这一挑战下所推出的被动应对措施。

由于各国金融货币体系所面临的问题不同,在设计功能及担负使命上也有很大差异。

比如,瑞典央行启动数字货币研究的动机简单而直接,就是为了应对国内现金流通的萎缩,所以直接称呼为“数字克朗”,即数字现金。加拿大央行的出发点是评估数字货币是否比现有零售支付体系更加高效和低成本,所以提出的定义强调其支付媒介功能:“由中央银行负债发行用于支付的数字价值形式”。英格兰银行对其的界定是央行通过特定规则发行的、与法定货币等价并且生息的数字货币,向公众授予了一种可以随时随地、电子化接入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方式。

相比之下,欧洲央行的理念更为全面宏大而长远,打算利用区块链技术同时支撑起基于账户和基于价值的两种央行数字基础货币(DBM)模式,并同时认可两种模式下交易合法性,也是目前包容度最高的体系制度。

问题二:国家法定数字货币是否可以替代传统数字货币

回答问题之前,我们先从社会学层面来进行定位。从种群角度来说,人类作为群体性动物,天然需要中心化的组织。同时,“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种传统矛盾哲学所带来的历史经验也告诉我们,完全的去中心化是做不到的。其实,中心化本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中心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垄断、不平等及欺诈行为的产生。但在公平、自由这种民主文明血液下所诞生的区块链,恰恰没有受到负面因素的干扰,所以反而产生了制约这种负面影响的技术功能。

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不会再对这个问题产生过多的疑问和纠结。被誉为全球区块链技术“扛把子”,同时也是Steemit公司联合创始人和CTO的Dan Larime对这一点看的很透彻。他在采访时就表示:“中心化不是目的,只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去中心化也不是目的,而是反审查、保持网络不被外界权力关闭的一种手段。”

笔者合理预测,传统数字货币与国家法定数字货币的发展会经历三个过程:前期并行、中期互补、后期融合。

原因很简单,生产力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区块链技术也一样。同样的,国家背书的法定公信力与技术背书的共识公信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无法比较的。区块链技术尚未成熟,现存全球金融货币体系暂时还看不到崩溃的迹象,所以可以得出的基本判断是二者无法相互替代,也无法相互消灭。

不仅如此,二者甚至可能在产生某种程度上的互补。(当然,前提是各国央行能够走在正确的方向上。)法定数字货币的出现一方面会打击各种假币、空气币的生存空间,推进区块链在金融系统的加快开发和利用,同时也在客观上聚焦投资,让有价值的区块链以及ICO显现出来。

我们可以拒绝选择,但是无法拒绝未来。破茧成蝶的过程固然痛苦,但之后的展翅高飞更加值得我们期待。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