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全行业涌现涨价狂潮 谁家上演“死神来了”

春节过去不久,包括轮胎、钢铁、轴承等在内的汽车零部件齐现涨价狂潮。

在轴承行业,瑞典斯凯孚(SKF)集团和日本精工株式会社(NSK)轴承产品自3月1日起平均涨价8%和7%,德国舍弗勒FAG轴承自3月16日起平均涨价8%。

轮胎生产商也当仁不让,米其林年前1月上涨了一些,3月继续涨价;天轮轮胎3月1日起以3%的幅度进行调整;爱特驰轮胎全钢胎涨价,2月26日起全系上涨3%;佳通轮胎也在2月份进行2018年来二次涨价,整体上调3%-5%;德国大陆马牌轮胎也从4月1日起开始涨价;其他如双钱、玛吉斯等也纷纷上调产品价格……

一边是产销两旺的汽车行业,各合资或自主品牌拼命压低成本,以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赢得先机;一边是在额供给侧改革的大环境下,去产能、空污染压力加剧,汽车产业上游原材料、零部件暴涨。

这一轮涨价因何而起?最终由谁来买单?《汽车公社》走访调研了多家公司,来探讨这一看似无解的矛盾。

涨价不是一天炼成的

与2017年初的一波涨价潮不同,此次涨价势头由去年年中的原材料涨价拉开帷幕,随后轮胎、汽车电子器件、轴承等大规模集体跟进,年前悄然提价,年后汹涌澎湃。无论是原本以性价比为主要竞争力的中小型企业,还是SKF、舍弗勒这样久经沙场的跨国巨头,上前应战。

涨价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已。从经济学角度看,涨价的根本原因在于供不应求。

国家去产能的大背景对钢铁等价格上涨有持续推动作用。这一轮宏观调控,将那些存在环境污染,技术落后,中小规模,以及传统高耗能类的钢铁企业,进行了关停整改。即使是大型的钢铁集团,也要进行落后设备的升级改造。

早在2014年,国内钢铁、煤炭行业受市场寒冬和产能过剩等影响,陷入全行业经营困难、大面积亏损等情况。2016年初,全国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的供给侧改革,钢铁、煤炭等成为“化解过剩产能”的重点行业。2017年成为钢铁去产能的攻坚之年,宝钢、武钢等大型国企合并,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则明确今年再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

从需求领域看,“一带一路”倡议所引发的国际钢材需求才刚开始,工程机械设备、基础建设领域对钢材的需求也很旺盛,造成短时间内需求大幅增加。再加上钢材贸易商在价格上涨之下可能的囤货行为,出现短期供给偏紧的局面,推高了钢价。反映到期货市场,从2017年6月迄今,螺纹钢期货价格上涨了50%。

此外,国家调整产业结构还涉及环保、能耗、安全等方面的监督检查,一些环保不达标的工厂纷纷被关闭。比如位于浦东的上海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在环评中未能达标,被勒令停产,随后影响到跨国企业舍弗勒,进而影响到“49家整车厂”,可能造成“3000亿损失”(舍弗勒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