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诗意中徜徉温州山水

游楠溪,夜宿水声书舍

许志红

被水声泡了一夜

坚硬的心便变得柔软

像楠溪江秋天的杮子

甜蜜、慵懒而又鲜艳

一只鸟儿开始恋爱

羞怯的情话

如今天清晨初阳的金芒

半遮半掩穿过云层

一群鸟儿开始恋爱

贵妃榻熟睡的女子

丝帛之上的琼瑶佩环

被风不停地挑逗

绿一重一重漫过眼眸

溪流平静清澈与蓝天同色

飞鸟和鱼不再分离

并肩齐眉穿梭水里云端

这么美好的早晨

我在水声书舍

在时间之外的枫驿

叫停,疯狂的沙漏

“被水声泡了一夜/坚硬的心便变得柔软/像楠溪江秋天的杮子/甜蜜、慵懒而又鲜艳……”2016年某个秋天的早晨,许志红在楠溪江畔的民宿水声书舍中醒来,枕书听水,看深秋的红枫、柿子的暖色映入屋后,感受田园慢时光。

突然一只小鸟儿在枝头啼叫,莺鸣一两啭,打破清晨的寂静,不一会儿,远处山谷传来一声声飞鸟啁啾,像是一山的鸟儿在对歌应答。这让许志红想起古时候环佩铃铛的女子,娇憨而又烂漫,怀揣着萌动的情愫,软语温言。于是她写下:“一只鸟儿开始恋爱/羞怯的情话/如今天清晨初阳的金芒/半遮半掩穿过云层;一群鸟儿开始恋爱/贵妃榻熟睡的女子/丝帛之上的琼瑶佩环/被风不停地挑逗……”

“我很喜欢畅游山水,但在诗歌创作中。我不太喜欢纯白描的写法,更倾向于用情感塑其梁骨。楠溪江的山水给我的感觉就是秀与灵。”

许志红,笔名雪鸿,喜欢安安静静地旅游阅读,这些年陆续走遍了瓯越大地,也到访过不少国内知名旅游地,如大理、婺源、张家界等等。但在她心里,温州的山水盛景与众不同,别有特色。但这几年随着旅游开发进程加快,游客及自驾队伍的庞大,许志红觉得眼中的山水“变了味”——景区售卖毫无特色且千篇一律的纪念品,随处可见的义乌小商品、烤肠摊和烧烤架,修葺一新的花岗岩建筑取代了原有的木屋、石板路,吆喝声不断、产品参差不齐的商业街……

“我希望温州的景区不要开发过滥,能尽可能多地保持一些自然和野趣,给游客留一点想象的空间。”许志红说,这些年看到国内很多旅游景点人工开发痕迹越来越重,失去了原有的天然与灵气,甚为惋惜,希望家乡的这一方山水能够留住其天然的本色。在旅游产品开发中,许志红也希望能够少一点跟风“时髦”,多一些真正能够让人感受到当地的人与生活的产品体验,吃当地人都无比推崇的美味,体会原乡的人文与自然。

楠溪忆

南航

永嘉古村杏树人家 金肖武 摄

空谷幽村两岸花,闲行每望到天涯。

潭因浴水睁青眼,云为遮阳纺白纱。

溪口牛羊迷野径,沙头鸥鹭傍渔家。

人生块垒常填臆,莫遣尘嚣染鬓华。

注:

溪口、沙头双关温州永嘉县楠溪古村镇名。

睁眼为目字旁,纺纱为绞丝旁,字形对。

楠溪江:犹似游弋在天池 管新民 摄

征集令

池塘春草,园柳鸣禽。自谢灵运在温州开创山水诗派,使温州成为中国山水诗发祥地,中国诗歌就染上泉石膏肓、烟霞痼疾。景色亘古,薪火千年,传统古典的山水诗词在现当代华丽变身为山水新诗,获得了新生命。

温州历来为山水胜地,本土诗人对山水诗素有爱好与创作。为延续中国山水诗的文脉,我们可以尝试以新诗配美图的形式,一诗一图,图文并茂,推出2018年《旅游周刊》的诗歌游记,让缪斯为导游,赏读当代温州诗人眼里,那些家乡的山水风光,带领读者开启一段纸上的诗意之旅。

本专栏除了邀请一些诗歌名家赋诗本土山水,也希望读者多多投稿。

短诗与照片投稿邮箱:188136161@qq.com

文 | 冉梦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