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的骑行观——骑行川藏成为“四大俗”时代的再反思

驴友、骑友、穷游的称号终于遭遇了“老师”“医生”“校长”“军人”一样的待遇,这个曾经被称作“素质最高的人群”一下子成了人们调侃戏虐的对象,骑行318从一生的梦想、苦旅、精神洗礼成了新时代的“四大俗”,穷游、搭车甚至被黑成了婊子一样的货色。买上一堆户外装备的出去驴行成了装逼,而说走就走,不管装备的又成了对家长对生命的不负责,游记、感悟变成了矫情造作的文艺病和炫耀党。似乎一切网络舆论的态度都来个180度大反转,那旅行、穷游、骑行究竟是什么?为了什么? 有什么意义?

究竟什么是对生命不负责? 宇宙百亿年的发展给了我们如此绚丽的星球,生物亿万年的进化给了我们欣赏美的感官和大脑 。在我看来,天天宅在家里 打游戏,或者忙于应酬,混混沌沌的过日子,学着自己讨厌的专业,干着可有可无的工作,那才是暴殄天物,对生命的不负责。我们应当利用短暂的有生之年去体验自然万物的美妙与神奇,没有看过这个世界,虽然也可以有世界观,但永远不如亲身感受过这个世界后得来的广博,骑行也许并不都是修行,但最起码的意义让你看看这个世界,增加增加阅历。好吧,什么都拔高的文青病和好为人师的公知病又犯了,说点正经的,谈谈我对骑行的看法吧。

首先,永远不要给一个群体戴帽子

“人上一百,五颜六色” 任何群体都有败类,老师、医生、校长、城管、公安是这样,骑行者也是这样。每个群体出点极品不足为怪,但以这些被新闻报道的少部分人的行为就否定一个群体,就是盲人摸象了。这里不得不说有一个现象让我觉得很可悲,那就是当我们这一代天天被媒体戴着帽子批判的80后成长起来后 ,却又开始要去习惯性鄙夷90后,并带帽式地批判其他群体,这种不能推己及人,而是恶性循环社会舆论场让人感觉悲哀。

当然,不给群体戴帽子会两方面推断,一方面并不是穷游就是玩命,并不是骑行318就是凑热闹没头脑。同样,并不是你骑上了车进了藏就是英雄好汉,去了西藏就是得到了净化。其实你还是你,并不因为骑行而卑微,也不因为骑行而高尚,一千个人去西藏获得的体验有一千种。这道理很简单,就如同不是做了医生就成了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天使,也不是一做医生就是黑心乱开药坑人钱一样。你是什么还是什么,心善的人做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园丁 ,心恶的做老师是误人子弟毒害青少年。

第二, 雅俗永远是相对的

现在看到说去318的骑行者快赶上上海南京路了,其实网上那人山人海的骑行队伍照片其实都是在道路中断等待放行的路口拍摄的,就如同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拍张照片说“哇,中国人口密度好低”一样。有点科学常识或是知道统计学基础的人,都知道这样做很荒谬。真正到了路上骑起来那也碰不到什么人 ,就算一年数万骑行大军骑行,平均到365天,再平均到2140公里又路上又能有多少人呢?其实真正再想想,中国十几亿人,能骑下川藏线的又有多少?肯怕不足十万分之一,如果这是俗,那什么不是俗? 连骑行318都是赶场子凑热闹,那去爬黄山,去西湖,去北京故宫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