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转型期风险防范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上)

【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需加强对经济失速、老龄化和产业空心化等风险的防范。为了防范系统性风险,要研究和建立重大危机的预警、应对机制,要有效释放局部风险并隔离不同类型风险,保持宏观经济稳定。还应通过深化改革,利用速度优势和制度红利化解发展中的经济社会风险】

□吴振宇 何建武

经济转型期风险多发,既需要面对高增长时期累积的存量风险,也需要面对结构调整带来的增量风险;既需要面对内部经济风险,也需要面对贸易保护主义、国际经济波动等外部风险;既需要面对虚拟经济领域的金融风险,也需要面对实体经济增速回落、老龄化、产业空心化等风险。当前,转型期风险防范重点在于能否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2016年,中国人均GDP超过8800美元,预计2025年前后中国有可能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从而脱离中等收入陷阱威胁。成功从计划经济转变到市场经济、实现从数量扩张到质量提升转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三者在时间节点上大致相近,内在机制上也相互统一。需要在转型期大背景下,正确认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并采取相应政策措施。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转型期面临的最大挑战

进入转型期,经济社会运行面临各类风险,但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是其中危害最大、影响范围最广的风险,将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和现代化进程带来严重冲击。

1.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是“起飞”的负向映射,是经济社会系统发展状态的严重倒退。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是追赶进程的中断,是与“起飞”相对应的另一种经济社会组织状态。它既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经济周期,也不同于普通的需求或供给冲击,它是“持续高增长阶段”的非正常结束。如果从经济增长持续低迷的意义上看,除“中等收入陷阱”外,还存在“低收入陷阱”和“高收入陷阱”,但这三者具有不同特点和经济社会危害。

在低收入阶段,经济社会并未进入“起飞”状态,长期停留于低水平均衡的传统社会中。此时,虽然也处于发展陷阱,但经济社会结构简单,矛盾并不突出。另一方面,落入“高收入陷阱”的国家后发优势已得到充分释放,经济社会成熟度高、财富存量大,应对经济失速和社会冲突的资源充裕、制度健全。比如,日本经济在高增长结束后长期徘徊在1%甚至负增长的水平。虽然有“失去的十年”等种种说法,但其社会总体稳定,居民生活水平未出现明显滑坡。日本的这种增长速度,明显低于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平均水平,但由于所处阶段不同,风险表现和危害则完全不同。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体,高增长期不平衡的经济社会结构因为增长停滞而被固化下来,打破发展僵局,重启高增长的难度很大。此种情况往往造成经济金融危机,并引起社会动荡,政权变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