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为什么说中国的实际利率还在下降?

作者:三尺寒(肖磊看市特约作者)

过去几年里,我们总会将中国经济的困难之一认定为融资难,融资贵。而融资难的根本原因还是融资贵的问题,融资贵,就是指社会普遍的融资借贷利率水平偏高,是普遍,而不是平均。

如果仅统计主流商业银行的贷款年利率和国债、地方债年利率水平的话,那确实不算高,基本稳定在4%——7%之间。他们的规模也确实很大,所以一平均,就得出了中国实际的社会融资成本并不高,仅是高于欧美日等金融系统完善的发达经济体国家,与同属于新兴经济体的发展国家相比较,他们普遍都在20%上下,这样一看我们就低很多了。

但实际上,中国的商业银行贷款和国债、地方债是有着严格的资产抵押条件和政府信用做担保的,而普通个人的短期信用贷款、私营部门的商业经营贷款等,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低利率融资机会的。所以,被平均了的中国社会融资利率水平,并不具有普遍性。

那么普遍性的社会融资利率水平是多少呢?我们通过几个例子来看。一个是个人信用卡的分期还款利率,因为是以分期总额来计息的,所以即使你每月按时足额还款,但实际利率水平是银行标榜的7%——8%的年利率的一倍,即14%——16%之间。

另一个是非金融体系的各类互联网理财公司的融资利率,通常是向投资者承诺年利率返还在8%——12%之间,远高于银行一年期定存的2%年利率水平,和银行各类理财4%——6%的预期年收益。

他们以高息诱惑来吸收更多社会投资者的资金。但聪明的投资者都会想到,互联网理财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坏账风险、利润留存、保险追债等等,其再向外所做出的“过桥贷款”利率至少要增加一倍,即16%——24%,有的甚至要更多,才有可能让这类资金中介公司维持正常运转。

他们正是利用这种高息向外贷款的方式,来维持向普通个人投资者承诺的很高年利率返还,这是具有典型的“高利贷”特征的。这也是为何私营企业和人个向银行贷款非常困难,但即使信用不够好,借“高利贷”还是容易的主要原因。

然而互联网理财公司却面临着双向风险,即融资时“高息吸储”,而放贷时又是“低信高息”。一旦出现放出去的贷款收不回来,哪怕是并不高的比例,都容易让互联网理财公司那脆弱的资金链条断裂,最终出现破产、跑路的结局。全国政协委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在两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保证6%以上回报率的就别买,那是骗子”。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还有就是网络上一度被众多网友高度关注的各类“校园贷”事件。他们以每日计息的方式向大学生们提供信用贷款融资,单从短期的资金应急上看确实很高效。但对于没有固定收入和实际还款能力的大学生而言,每日,或每周的复利叠加计息方式,则制造出了年利率几十,上百,甚至百分之几百的超高利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