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料是十年踪迹十年心——除夕夜于拉萨

深处幻觉中的人总是不能提前警醒,像悬崖上徒手攀岩和走钢丝的人。

人生有时在天堂有时在地狱。如果过不了那关,深渊总会一直凝视。世人大多被深渊凝视太久。要想得自在,必须回以凝视于深渊。

不信对错,只信因果。末法时代,因果来得格外快,更要护念好这颗心。很怕起心动念,每一刻都尽量安住在觉知中,这很难,需要修为,更应精进。

再好的时代都有过得悲苦的人,再差的时代都有人过得幸福的人。重要的是:你的心和修为让你与何种能量相应。

一切都是“心”的化现。

除夕夜,在拉萨——十年前2008年二月也在拉萨。

记得那年的冬天特别冷,寒彻透骨。不光冷,还很黑,极度地黑。看不到一丝光亮。一丝都没有。只有绝望,连空气中也弥漫着深不见底地绝望。

那年,你来送。

“不要去那么远。即使你心若死灰。”

“嗯。要去的。很多人很多事都终究要去的。”

十年前在拉萨许的愿必定还要在原地还了才好。从此再不亏欠。

你走后,我们就再不见。轮回路上也不会再见。

那年,在八朗学的旅馆门上写下:“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捧来雪山上的水来煮茶,供养天地供养你。

高原上的冬日茶席,最冷也最璀璨。以天为幕,以地为席。

世上最残忍的词语莫过于——“物是人非”。它又是积极的,时刻警醒你,记住此刻。牢牢把握住此刻并好好珍惜此刻。这一刻过去,就再不能来。

什么“来日方长”,那只是骗人的伎俩。这个世上最稀奇的就是来日方长,只怕是“去日无多”。

那些在彼岸回程前就已经走丢的人儿,就算能顺利趟过这河,怕也是再不能见。

还会继续长途旅行。终于明白为何停不下来。它不是救赎,亦不是逃避。它亦或什么都不是,只是一场场使命。

徒手攀岩悬崖的人又活了十年,“十年”却经历了好几辈子的事。十年得失不计,终究坦然接受。

如果没有下一个十年,也值得。如果有,也定会更加坚定地遵循内心而活。

这千万不要幻想任何人来救赎你,无论如何,可以救赎你的只有你自己。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极少数人真正拥有广阔无垠地自由——那是真正的“心”的自由。

除夕,在拉萨布达拉宫转经,在大昭寺磕长头。

祈愿喜乐安康,扎西德勒。

2018,2,15除夕夜于大昭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