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超级小郎中2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春献词 | 真相的忒修斯之船

真相的忒修斯之船

新财富总编辑薛长青

丁酉年最后一个月俗称凤尾,但这袭华丽羽片无可避免地烂尾了。全球股市“黑色一星期”,让这个冬天更寒冷,伊隆·马斯克成功发射猎鹰中型火箭,成为拯救地球的英雄,也只使美国股市反弹一下,勉力成为黑色灰烬中的余庆。

此次暴跌,A股尤其惨烈,5.3万亿财富蒸发、数不清的创业故事归零,国人从未像今天这样期待戊戌年的到来,明年是新的一年,会有一个美好的重启吗?

股灾真相是什么?去杠杆说、混业肇因说、特朗普减税说、美元汇率说、算法致祸说、多因素共振说……各种解读,莫衷一是。不久将来,人们复盘这个当口,会发现这是一个致命转折点?还是一个必然过程中的普通一环?是所谓的明斯基时刻?还是美国为保持领先地位而实施的降维打击?我们好像已触及了真相,又似乎更加迷惑了。

这是典型的“后真相时代”特征。社交网络时代,声音更多了,表达更充分了,但并非意味着更快更多的真相。事实和真相的虚无化,为秉持极端立场的政客操控民意提供了外部条件,他们仅仅从自身利益最大化出发,对事实进行重新包装,隐蔽地设置观点性而非事实性议题,由此放大和强化某种情绪或偏见;商业力量背后渗透操纵,通过制造话题、拨弄群众情绪获利;财经话题的底线是专业,资本力量则有意制造信息不对称,站上利益链的顶端,通吃末端的各种“韭菜”。

静水流深,湍浪喧哗,真相如不系之舟,在其中载沉载浮。看上去是信息充分,理论上民智渐开,但现实又被木桶理论无情地打回。《奇葩说》马东定义这个木桶,95%大众,5%的精英。这是个逆袭和颠覆为荣的时代,沉默的大多数开始发声,少数派的声音不被倾听。民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浑浊而喧嚣,每个人只接受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每个人只接受自己愿意接受的答案,焦虑像病毒一样传染——这种焦虑又为政客和资本巨头所用,娱乐至死,全民嗨唻唻,一起消费着谎言,一起交智商税。

真相往往需要沉淀一段时间才呈现,也或许永远淹没。呈现和淹没真相的,都是时间轴,而代价是无法挽回的损失。

无所不连的互联网,无远弗届的全球化,已经使“蝴蝶效应”摧枯拉朽,所有的板块都在一个状态:进行中,混沌中,最好的与最坏的来自同一个根由,却又可以是另一个,在那里又不在那里,忽然间人们都是薛定谔的门徒。

世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密连接,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分歧毕现,社交网络上,人们的三观如同平铺开的考古岩层,后现代、现代、封建社会、奴隶社会,甚至史前。仔细研究这些“遗迹”,不由让人心生疑惑:人们的思想真的进化了吗?

《未来简史》作者赫尔利告诉我们,哪有什么思想,一切不过是算法。

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报告中定义现阶段的矛盾: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索罗斯最近的演讲《我们正处在相当痛苦的历史阶段》中,定义人类的矛盾:人类利用自然来实现建设和毁灭的能力不断增长,但自我管控能力却无法与之匹配。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著名的开头,已经被说滥了;不知道是否因为重复了太多,成了真理,百多年过去,人类仍然没有走出这句话的魔咒:人们依然在最好与最坏之间辗转。现在的时代与百年前颇多类似,物质增长、科技进步、寿命创新高,而精神的苦闷却百年未变,甚至因为全方位多角度的渗入,精神痛苦倍加精致和敏感。

公元一世纪的时候,普鲁塔克提出一个哲学问题:如果忒修斯的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这个命题是对现下人们在社交网络上共同重组事件真相的绝妙隐喻。

世界文明有三个维度,希腊文化代表人类的少年,健康阳光充满正能量;希伯来文化代表人类的中年,相信规矩,相信契约,是商业文明的发源;中华文明代表人类的老年,睿智而内心丰富。在新纪元的前夜,人们不妨重回少年,关注忒修斯这个希腊神话中的英雄,看他怎样揭开米诺斯的迷宫,看他怎样战胜半人半牛的怪物,看他面对迷惑与挑战的大智大勇。

新财富杂志一直的使命就是寻找投资真相,拨开谎言迷雾。我们用各种方式,力图给出关于投资的正见。传播工具可以升级,接收方式可能变迁,不变的是以专业精神阐释投资逻辑,我们需要解开迷宫的智慧,也需要战胜怪物的勇气,所以忘掉那条该死的船吧,不如做忒修斯本人。

戊戌年,新财富不忘初心,乘着新时代、踏上新征途、焕发新气象,与广大投资者一起创造新财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