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你2

手机搜狐

SOHU.COM

他打败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只拿59万年薪

作者:熊剑辉

来源:华商韬略(ID:hstl8888)

分红436亿的“送钱菩萨”是怎样炼成的?

2018年1月15日盘中,贵州茅台市值超万亿,超越LVMH,成为全球市值最大奢侈品集团。

上市17年,募资不过22亿的它,已累计分红高达436亿,被投资人但斌誉为“送钱菩萨”。但执掌茅台的袁仁国不但没有茅台的股权,2016年,才拿了59万的年薪。

1

1956年10月1日,袁仁国在离茅台镇不远的茅坝镇出生。1975年,茅台酒厂招工,因为父亲与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邹开良是故旧,袁仁国得以进入茅台酒厂。

当时,茅台酒虽然早已享誉天下,但酒厂偏远闭塞、设备破旧,已连续亏损10多年。袁仁国从最底层的制酒工干起,每天仅起糟、运糟、酒醅入窖,就要付出5000公斤的劳动量,夏天则常常在40多度的高温中挥汗如雨。

“做茅台酒,千万马虎不得。”

老师傅对袁仁国反复叮嘱,则是他回忆这段工作时,印象最深刻的事。

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是,每年,总有一批酒要特别监制,酿造过程更是禁止窥见。袁仁国实在好奇,就忍不住询问老书记邹开良,为什么这样?眼见四下无人,老书记才郑重地告诉他:

“那是给毛主席、周总理和中央领导喝的酒。”

从此,茅台酒在袁仁国心中奠定了不可动摇的神圣地位。

即便这份工作让人倍感荣耀,但时代大潮汹涌,不是谁都能抵御诱惑。

1985年,市场经济悄然兴起,赤水河边冒出上百家小酒厂,茅台的工人和酒师成为被挖角的重点对象。彼时,袁仁国簇挤在漏雨的破毡房里,一手数着寒心的死工资,一边看着工友们出厂狠赚外快。人心浮动时,很多人认为待在茅台人生无望,他却选择了坚守。

多年后,领导打算提拔袁仁国到遵义珍酒厂当一把手,与茅台酒厂平级,他却再度选择了放弃:“我生在茅台,我爱茅台,我无法离开茅台。”

2

1989年,顶着“国酒”光环的茅台厂,竟然由于作坊式生产,没通过“国家一级企业”参评,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厂领导倍感无奈,年轻气盛的袁仁国却不信邪,他主动向邹开良书记请缨:要上北京“讨公道”,誓死拿下“一级”称号。

到北京,袁仁国千方百计找到了国务院工业办的司长,直陈下情。他听到别人说茅台“作坊式生产”,就按捺不住激动:“日本、欧洲的技术多先进,茅台却谁也仿不了。这说明,茅台的标准比国际标准更高,世界上只有一家茅台。”接着,袁仁国又讲了一堆茅台饮誉世界的故事。这番壮怀激情,成功打动领导,也为茅台争取到一次宝贵机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