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无法拥抱你2

手机搜狐

SOHU.COM

都柏林,我有些想你了

去年夏天,我从爱尔兰搭了一班飞机,来到了地中海边靴形的意大利。读书,闲逛,旅游,我深切又愉快地感受这个热烈国度。同时,在一些时候,想念我可亲的爱尔兰。

Nassau Street上的HF书店里。

我曾住在首都都柏林,它的平和令我怀念。这是一个安宁美丽的城市,在海岸边慢慢变老。似乎很少有大事发生,人群每天有规律地生活,寻乐,休息。人们互相给予对方善意和经常性的歉意,和睦共处。喝了一些酒的爱尔兰人群,又变得温热,风情万种,在酒吧和夜店里忘情地舞动。

市中心的St. Stephen’s Green,五彩的秋景和老人们。

那里的空气总是纯净又潮湿,这是在意大利大城市难以获得的清新气息。爱尔兰有大片绿地,春天时充满细密野花,金黄水仙开遍。蓬勃的青草总是绵软多汁,树木葱郁。每一株绿意都生机旺盛,淅沥小雨不断滋养着它们,守护着这颗美丽的翡翠岛国。下雨天很普遍,雨后总是微凉、湿润,泥土和树木的气味沁人心脾。

野花,长成了洁白的心形。

爱尔兰并没有意大利繁华热闹和游人如织,它害羞、素雅又淳朴。都柏林市中心不如米兰大型辉煌的长廊和购物街,却可以在黄昏时分休憩,趴在O'connell桥栏杆上,看一场淡金色的日落,天光慢慢流转。游客偏少,在市中心也可以不紧不慢地闲逛。

市中心O’Connell桥,傍晚的彩虹。

诚然,在都柏林是不方便在冰凉的海里游泳的,比不上意大利的南方,在夏天成群结队在海里戏水的场景。但有时候,心中回忆起爱尔兰边缘野性的大洋,波涛起伏,不禁赞美。以前带一个泰国老师去Howth悬崖边,她看着广阔的海洋,就在椅子上坐下,闭着眼睛冥想。海风阵阵,巨石上拍打着浪花,滚滚浪涛肆意。无限延展着,碧蓝纯净。那样的景致让人动容,感受到万物有灵,且都在持续地,缓慢地生长。

Bray的山崖。

许多美景令我心动,令我不由想起在那里读书的日子。我所在的圣三一学院,规模虽小,课程却精,老师也非常棒。学校里的植物也生生不息,柔美的晚樱和玉兰,花圃里有各色的鲜花。不得不说,比起罗马的大学,我更喜欢自己在圣三一的学习体验。而且都柏林太温柔了,在那读书的心态似乎也更稳定平和。这是一座内秀的城市,大文学家们曾在这里研习写作,每一条路,每一栋建筑,都能给予人创造的灵感。

我把三张在圣三一拍的照片进行三重曝光的处理。

我还非常想念热腾腾的爱尔兰炖汤,煮得透烂的羊肉,软糯的土豆块和香甜的胡萝卜。爱尔兰的苏打面包,抹了黄油后顿时香浓可口。Howth海边的海鲜浓汤和炸鱿鱼,Bray路边的炸鱼薯条,都是都柏林特有的美味。我还时不时想起Tayto薯片,奶酪和洋葱口味,百吃不腻,我临行前特意买了两包在飞机上吃,因为在意大利买不到这个味道。

美味的Irish Stew(网图)。

在都柏林生活的时候,有一些持续的怨言,如天气冷,雨水多。离开它之后,发现那里早已成了自己的一个家,渐渐生出乡愁。每当这里开始下雨,便想到爱尔兰阴郁的天空;经过公园的时候会想,都柏林有更大的凤凰公园,更绿意盎然,那才是真的公园;买肉和牛奶时,也会回忆起爱尔兰优质的肉制品和乳制品。留学在爱尔兰,其实是一件幸运的事,我无限感激。

市中心的Merrion Park,那时秋高气爽。

再过几个月,我又可以回到都柏林,过回以前的小日子,在阳光明媚时散步,阴雨连绵时在家里看书。我相信春季街边新生的粉红花朵依旧会令我感动,城市的温情常在。

最近天气温和,街边的大树上开满花朵,相信春天就要来了

作者:Yudi

摄影:Yudi

编辑:LiuJerry

留学生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