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史上最详细尸检报告:5家创业公司,最短活不过1岁!

2017年,我们经历了快速更迭的一个又一个风口,也亲眼见证了一个又一个陨落。不管他们是出自“豪门”的大企业孵化项目,还是白手起家的草根创业项目,在市场面前,都经受了一样的考验,没有一丝偏袒。

一年厮杀,帷幕落下,成者为王败者寇。小编选出几个“死因”颇具代表性的项目进行深度剖析,试图还原一份真实的“尸检报告”,为创业者提供一面“正容镜”,以供自律自省。(文末附2017创业死亡名单)

1、订房宝:找错了市场,苍井空也救不了你

死者:订房宝

年龄:四岁(2013年7月-2017年1月)

死亡时间:2017年1月27日

主要死因:市场低频

生前融资记录:2014年完成浙商创投、丰厚资本、娱乐工场6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完成东方富海、丰厚资本、浙商创投300万元A轮融资;2016年完成东方富海、浙商创投1000万元A+轮融资。

死亡之路:

订房宝第一次广为人知是因为苍井空。

2016年3月,订房宝发布消息,苍井空正式入职订房宝公司,出任首席用户体验馆一职。

这场捆绑营销将订房宝推向“消费女性、擦边球营销”的风口浪尖。虽然负面评价不断,但这次营销确实将订房宝推向了公众视野。

订房宝创始人是从阿里离职创业的,曾有在糯米网做酒店团购的业务经验。订房宝与全国连锁酒店达成库存管理系统的直联合作,获取钟点房的动态房源,酒店通过产品直接接受订单。将每晚六点后未订出的空余客房放在订房宝平台上,以高性价比的分时预订为卖点。

之所以定位为“钟点房分时预定”,是因为孙建荣认为企业高管午休、正常情侣以及“约炮情侣”这三类庞大人群对钟点房有着强大的需求。

之后的2015年5月,与订房宝签约的酒店数量达到3000家。同年6月,订房宝与速8、如家、汉庭、锦江之星等连锁酒店合作,签约数量在12月达到了26000家,拥有15万用户量。订房宝不仅把产品覆盖到一至四线共300个城市,并且日单量达到2300单。

不仅如此,在2016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订房宝还被李开复、徐小平等知名投资人评选为“2016年度创客40强”。

但孙建荣在2017年初在朋友圈发出一封长信:“我的投资方和公司团队都很信任我,但是一个低频的产品始终无法找到高频产品来做补充的话,对企业来说负担太重,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决定彻底放弃订房宝。”

孙建荣口中说的低频,其实在2014年前百度产品经理毛朴澄就曾在知乎上分析,订房宝难以将滴滴打车的模式复制到酒店领域上:“一是需求频度低,无法形成口碑传播,且无法独立支撑用户下载一个专门app的门槛;二是不存在刚需,用户打车的刚需被满足得不够好,因此打车软件受到追捧,但线下直接预订酒店或已有的线上预订平台,都基本可以满足用户预订钟点房的需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