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春特稿 奋进2017丨国企混改 尊重资本的力量

近日,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兼新闻发言人严鹏程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要推动落实《加快推进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改革专项工作方案》,开展国有企业综合改革试点和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推进重点国有企业改革脱困,研究推动若干重大企业联合重组。

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国有企业在经济生活中的关注度一直都很高。每隔几年,国有企业改革就会被提上一次议事日程。

从最初的理清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政府放权,到抓大放小,将国有企业社会管理职能从中剥离,进行股份制改革,再到设立国资委,进入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阶段,以及这轮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非公有制资本参与进来,国有企业改革一直都没有停歇。

从国企混改的历史演进过程上看,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一直是混改的目标。就此轮混改来看,范围涉及了曾经被视为国有产权占绝对控股的自然垄断领域,包括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

去年下半年开始,此轮国企混改开始驶入快车道。6月19日,东航物流混改方案落地;8月21日,中国联通混改方案正式发布;12月15日,国资委确定第三批共31家混改企业试点名单。其中以联通的混改方案尤为引人注目。根据中国联通公布的混改方案,共有中国人寿、腾讯、百度、京东、阿里巴巴等14家企业参与了此次联通混改的投资。此次混改方案共计将引入战投持股比例约35.19%,员工股权激励2.7%,超过市场预期。

作为国企混改形成突破势头的标志,联通混改打响了电信领域的第一枪,最大的亮点在于有垄断特征的国有企业由公有制绝对控股转向相对控股,让出30%以上的股份,实现国有企业由国有产权的独家治理走向国有产权与非国有产权的共同治理;而且混改层次深、方式复杂,战略投资加财务投资,外部投资加内部控股,国企改革与扭亏转盈转型升级结合,触及深层次矛盾的改革,是蹚深水的典型。

值得一提的是,联通混改中互联网民企的大规模加入,实现了业务结构上的互补,即“混改+互联网”模式出现,有利于国企业态向产业链条中高端发展。

联通的改革无疑给了地方国企混改一个范本,尤其是它透露出来的对于社会资本的热情邀约,也让各路资本有着更强的信心。

然而,明确了“怎么混”并不是难事,难的是“怎么改”。毕竟,除了大型央企,还有更多的地方国企期待在混改中走出债务困境。在陆续落幕的地方两会以及各地国资委2018年工作会议中,持续推进混改成为多个地方政府的共识,其中不少省市设定明确目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