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登山】那一天我站在慕士塔格顶峰(5)

PART·1828日冲击海拔7546米顶峰,后下撤C2。

凌晨二点起床收拾冲顶装备,带了四支能量胶及部分食品和水壶,没有背包,把食品塞在衣服口袋里,轻装冲顶。

带上风镜和抓绒帽外层是羽绒服帽,头部一点也不冷。不想时间,也不去看路,就专注于自己脚下和手上的动作,紧紧的跟着拉巴。

英钢和小鹿出发没多久,体力不支下撤了。

偶尔抬头向上,感觉竟是笔直的一路头灯连着天上的星星,分不出哪是星星哪是头灯。我们在夜空中连续不断地爬过了几个漫长的雪坡,并不陡,但确实很长很长,渐渐的我们几个又走在了队伍前列。SOSO爷和老陈吸着氧紧紧的跟在我们后面,状态好多了。

此时,突然雪雾笼罩,狂风怒起,吹的积雪漫天飞舞遮挡了视线。龙龙在前面带队不得不放慢速度,雪雾中没完没了的上行,雪坡似乎变化不大,机械枯燥的运动着身体,意识里神经麻木,双腿沉重。停下来摘了手套喝了二支能量胶,极度寒冷的影响能量胶黏糊的粘在口腔里难以下咽,又打开冰冷的水壶喝了口热水;没想到在盖水壶盖的时候不小心盖里的剩水洒在了手指上,在零下十多度的高空风中左手四个手指一瞬间被冻的弯曲又僵硬,指尖冰冷刺骨,手套都带不进去,拉巴从身后超越我,我用右手马上和他比划着受冻的情况,他立刻把我羽绒手套里的抓绒手套掏出来又把我的左手放进去,用他的两只手对搓起我受冻的左手,约四五分钟后手指慢慢舒展恢复了知觉。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我还惊魂未定拉巴已走远了,雪雾中我掉了队,又怕一个人迷路,看着队友的背影趔趔趄趄的紧赶了一阵。(谢谢夏尔巴协作“拉巴”,当时想过这四个手指有可能废了。下山后好长一段时间指尖都是硬棒棒的,心有余悸。)

海拔越来越高,近7200米高度时遇到了浓浓的团雾,两米外茫茫雾色,风雪交加;耳畔只有狂风怒吼,队伍停了下来,三名夏尔巴茫然的不知所措,经过和留在C3突击营地的队长商量后,三名夏尔巴继续上升找路,龙龙陪我们原地待命并等待后续队员上来集结。孤烟、锐锋、我、袁伟、SOSO爷、老陈、唐峰还有龙龙我们共八个人,在大风雪中忍受着零下二十多度的极寒气温下原地站立等待的焦急无奈,我们互相鼓励互相坚持。此刻上午9点钟,出发已经6个小时,在恶劣的天气中原地等待了近30分钟,身心已累得极度疲乏,想坐下休息等待又怕再也永远的站不起来。

后续的大部队还没有赶上来,估计他们也碰到了同样的问题在原地待命。风雪中透过迷雾看到一个黑影快速的向我们移动,近前一看是次顿,到跟前喘息着跟龙龙说:走,照直了走二百米然后横切。拖动着僵直的双腿我紧跟在队伍后面。(估计次顿是带了GPS)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