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留在岁月深处的除夕记忆

又是一年除夕,还记得儿时最开心的事就是过年,贴窗花、贴对联、放烟花……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还有一家人坐在一起享用各种美食,那种幸福的滋味只要一回味就觉得过年真好。

那年月没有电灯电视,没有楼上楼下,有的只是煤油灯和小小的四合院,正房住着祖父母,南房、西房、东房等偏房住着我们家和叔伯三家。

大年三十中午开始,一大家子三十几口人就凑在一起吃团圆饭,一直吃到正月初一晚上。

除夕这天,大清早,祖父就忙着研磨裁纸写对联,祖父曾经是私塾先生,写得一手好字,过年的春联一直是他亲手写。

祖母生了一双巧手,几张红纸,一把剪刀,各式各样的窗花、福字就从她手下呼之欲出。叔叔带领着我和堂弟,在屋门、院门、家具上都贴满对子和福字,在各个窗户上都贴上图案各异的窗花。进得这农家小院,满心满眼都是火红的喜庆与祥和!

母亲和婶娘们忙着和面,剁馅,包水饺,这一天下午要包出两三天的饺子,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为了图个好兆头,饺子可以包多了,但不能包少了,面团和饺子馅要尽量多准备。祖母常说:剩下面有粮食吃,剩下馅有钱花。

晚上七点钟左右,家家户户都从家里涌到街上放烟花,“火光”冲天,爆竹齐鸣,夜晚被渲染成了白昼,这是一年之中最热闹的一个夜晚。放烟花以一条胡同为单位,各自为营,乡亲们的日子大多不宽裕,除了放鞭炮和二踢脚,更多是烧麦秸、玉米秸。

各个胡同口围满了人,老人孩子都穿得厚厚实实地走出家门,青壮年抢着点鞭炮,妇女们抢着抱柴火,人人都不肯闲着。

我问过祖母,为什么除夕夜要放烟花?祖母说:那是老一辈人传下来的,为了吓走妖魔鬼怪,祈福新年。除了放烟花,家家户户各个房间都点上灯,除夕夜的长明灯为的也是镇邪驱恶。

一两个小时左右,烟花放得差不多了,柴火也烧得差不多了。早有一些年轻人敲起了锣鼓,吹起了唢呐,秧歌队和高跷队也装扮一新,各个胡同的人渐渐地围拢过来,开锣鸣鼓,秧歌扭起来,高跷跑起来。

热闹到十点多钟,那些勤快的母亲们就回家准备年夜饭了,大街上的人渐渐散去,各自归家。屋子里的炉火已经热气飞扬,餐桌上已经备好了丰盛的酒菜,男人一桌,女人一桌,小孩一桌,鸡鸭鱼肉、白酒、啤酒、饮料纷纷登场。

祖父和父亲、叔伯们谈的是一年的收成,来年的打算,祖母和母亲、婶娘们聊的是家长里短,鸡零狗碎,小孩子们聚在一起关心的是谁会吃到包硬币的饺子,谁明年最有福气。

推杯换盏之中,零点的钟声敲响,祖父母带领着全家齐刷刷跪在堂屋的家谱前,一起接年,上供、上香、发纸张、放鞭炮。接下来,祖父母端坐上座,各房的父母带领着各房的子女,给老祖宗拜年,给祖父母拜年。这一刻的神圣与尊严无与伦比!

热气腾腾的水饺端上了饭桌,凉菜、热菜撤下去,饺子就酒,越喝越有,祖父喝得满面红光,祖母乐得眉开眼笑,就算来年的日子再难,只要这一家老小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老人的心里就是敞亮的。

几乎从零点左右到凌晨五六点钟,耳闻鞭炮声此起彼伏,一波接一波,少有间断,除夕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狂欢之夜。

来源|三亚日报 作者|徐俊霞

本期执行主编|张艺良 编辑制作|郑源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