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儿时年味,你还记得多少?

年底了,来向各位“愉见财经”大家庭的“家人”汇报一下,我们今年斩获的部分奖项,分别是:

-今日头条“2017财经领域最具影响力创作者”

-网易“年度最佳签约作者”

- 雪球“2017年度影响力自媒体”

- 未央网“2017年度最佳专栏作者”

- 2018胡润新金融百强榜优秀财经记者奖

我们进步的点点滴滴,和您一路的陪伴密不可分。在此叩谢各位,依然把我们留在您的订阅栏。

下文附上一篇有着浓浓年味的专栏文章,向各位拜年了!恭祝新年大吉!我们年后再见。

又要过年了。打着我们移动支付账户和消费大数据主意的“红包”大战已经提前预热,电商们开始PK年货销售,饭店酒店的宴席订餐已经爆满。

后工业时代的节日盛宴,摆满了一碗碗热气腾腾的快熟面,消费主义带动的便捷和可复制性,搅扰原本的节奏。

原本的节奏,那是缓慢的、质感的、什么都不是随意和随手可得的、但却是情意充沛的。我是一个上海人,我跟你说说我记忆中儿时的过年画面,你也来跟我说说你的记忆,好不好?

先说说:穿。

记忆中上世纪80年代甚至直到90年代初,家家的条件似乎都不算好,哪里可能像现在这样随时高兴了按按APP就能海淘来几件洋货,周末下午茶顺便逛个Shopping Mall就能买个几件新衣服。那个时候,似乎非要一个过节出门“做人客”的理由,才能让家里大人给孩子添置套新衣裳。

但是呀,新衣裳提前买好,是不可以穿的。熨贴平整地挂在橱里,必是要待到节日出客当天早上才能换上。就像现在这样的节前的最后几日,我总是每天开了橱门摸摸那新衣裳,这个动作,像是一个倒数计时的仪式。

可不是。那种顶着期盼的日子就是一个“仪式”——即便是简单的获得也并不轻易,非得度过一个长长的、撩拨心扉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却构成了一个审美空间,让所有的获得都变得郑重其事,加倍美好。

再说说:吃。

我记得从幼儿园大班开始,我每年过年被分配到的任务,便是为“阿娘”(奶奶)、姨妈、“娘娘”(姑姑)等家摊好蛋饺。那时的超市包装菜没那么盛行,样样东西都是要自己亲手做的。

情和意,都黏着在这种忙忙碌碌里。

摊个上百只蛋饺,对于我来说,是要耗上一整个下午的大工程。所需要的工具是一个老式洋风炉、一把长柄大铜勺、几块猪肥肉、打匀的鸡蛋和剁好的肉酱。我一般会搬张”小阿凳”,坐到老弄堂有阳光的角落,哼哼小曲,掌掌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