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那些离开春晚的人

来源:摩登中产(ID:modernstory)

难忘今宵,后会无期。

1984年1月,香港九龙电子表厂工人张明敏匆忙赴京。

接机的人死活找不到他。大陆这边以为他年过四旬,可他那年只有26岁。

他紧张地把自己关在酒店两天,不敢出门。门外的北京是完全陌生的世界。

入夜,他问前台小姑娘有没有可口可乐。

四个字小姑娘都会写,但连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意思。

几周后,他穿上洋装走上春晚舞台,唱了那首《我的中国心》。

电视机前的胡耀邦感动得通宵未眠,带领全家人连夜学歌,天一亮就让秘书询问录播带。

那晚张明敏一口气唱了4首歌,有3首都是观众点的。

那个年代的春晚观众点什么,演员就唱什么。整个会场最核心区域是点播台。

那里也是最危险区域,因为担心电话太多线路过热,黄一鹤安排工作人员准备灭火器,严阵以待。

黄一鹤是春晚奠基人,整个八十年代一口气执导了五届春晚,统治着那些年除夕夜的笑声与掌声。

彼时的春晚。尚未上升到家国天下的高度,不过是忙碌了一年,大家轻轻松松玩一个晚上。

一台春晚,李谷一能返场九次,姜昆即当主持还能穿插说三段相声。

那个年代,笑点都低,但笑声真诚,所有的欢喜都如火焰般炙热。

1987年春晚,费翔登台,唱了两首情绪完全不同的歌。《故乡的云》悠远伤怀,《冬天里的一把火》放肆狂热。

一个高大、英俊、有着蓝色瞳孔的美男子,足以颠覆一个时代的灰暗审美。

那一年,他出品专辑《跨越四海的歌》,里面的歌都没名气,但全国音像店却排起长龙,好长时间内,店前只有两块牌子:“费翔有货”、“费翔无货”。

执导完1990年春晚后,黄一鹤谢幕,春晚导演换成了郎昆和大胡子赵安。

在黄一鹤最后一届春晚中,辽宁开原农民赵本山略带紧张地登台。

其实前一年,他就收到了春晚邀约,并去哈尔滨分会场录好了节目带。

除夕夜,他通知了开原所有亲朋,但直到片尾字幕播出,也没见到他的节目。有朋友笑他是大忽悠,一不小心就触碰了未来。

那个年代,赵本山还只是赵老蔫,还不是大忽悠。

真正的大忽悠在台下,名叫张宝胜。

这位号称能“耳朵识字”和“空瓶取药”的江湖奇人,相关传说覆盖整个八十年代,进入九十年代仍余威不减。

从1990年到1998年,张宝胜受邀在台下连坐八年,据说这样大师才能“给面子,不发功弄碎晚会的灯泡”。

那个蠢萌的时代终究一去不返。

1998年泰坦尼克和互联网一起走红中国,信息化浪潮汹涌。一年后的春晚上,赵丽蓉用拼音唱了那首《我心依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