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你2

手机搜狐

SOHU.COM

企业家的生命价值

企业家一直是当今社会中关注度最高的群体,因为这个群体所创造的价值与影响力、所承受的荣耀与困境,都是这个利益驱动时代里最浓墨重彩的投射。

对中国企业界而言,这个无雪的冬天注定饱含叹息,接二连三的年轻创业者相继不告而别——有的因过度劳累心脏骤停,连急救药都没来得及送到嘴边;有的早知身患重症却选择放弃诊治,坚持工作学习至死神降临的那一刻;有的因资金链断裂无法按期归还巨额贷款,黯然熄灭自己的生命之灯。

以我的观察,普通人看这些新闻就像目睹流星划过,唏嘘几句过后注意力就很快被更新更刺激的消息转移;而身为业界同行的企业家们,则难免升起几分物伤其类的感慨悲悯。即使自己企业的业绩逆势上扬、成功上市,也颇有“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慨叹。

这不由得我关注与展开更多对生命价值和生命意义的思考。

生命的价值,对所有人都真是一个很大的命题,遑论体会最深、折损率最高的企业家群体。

古今中外,人们总是倾向于致敬“舍生取义”的高贵勇敢,摒弃“苟且偷生”的懦弱卑鄙。生命之上的信仰情怀、家国天下的格局理想,成为判断人品高低优劣的标准——舍生取义者建祠立庙,名垂青史,苟且偷生者被人唾弃,遗臭万年。

而在当今科技发达、信息爆炸的大时代激荡中,英雄主义早被个体精英所取代,企业家们如果仅仅为了追名逐利,肯定会精确地平衡好生活与工作的关系,因为一旦时间的变量被考虑进来,细水长流一定比剧烈燃烧更有利于长期利润的收益,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才应是商人的本质性体现。

但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高度理性的企业家主动选择了悲壮短暂的极速燃烧呢?我相信这些英年早逝的企业家之所以走到“不惜命”的地步,绝对不是为了名和利,他们心里必定有一个坚定信念,因为他们即使收手不干,放弃公司和企业,前面积累的身家财富也足够传之数代。

“苹果之父”乔布斯,无论财富和事业都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有足够的时间和金钱用最尖端的技术治疗,但他却选择最有尊严的一种方式——禅修达到最终解脱,让生命的花火燃烧到最后一秒钟。惋惜之余,很多人认为乔布斯为了看不见、握不住的什么信仰放弃生命,非常不值,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多活一天是一天,多活一年赚一年。

前几天我看了“彰显百年清华精神”的电影《无问西东》,沈光耀的母亲反复告诉他生命的宝贵,劝他明哲保身,希望他好好享受结婚生子的快乐,可他最终决定听从内心的召唤入伍,毫不犹豫地为国为民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看遍了世界的光芒”。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