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热点聚焦】祝鸣:祖马拒绝下台,南非面临政治摊牌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中心助理研究员

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14日接受南非广播公司采访时说,自己不会按照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执行委员会的要求立即辞职。祖马说,要求他辞职的一系列措施“不公平”,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他说自己曾提出可以在6月以后辞职,但遭到非国大领导层拒绝。

南非执政党非国大党领导人马加舒尔13日宣布,非国大决定要求总统祖马立即辞职。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非国大最高决策机构执行委员会(执委会)已作出要求祖马辞职的决定,并要求祖马于14日前回应此决定。

虽然按照南非宪法,祖马的第2个任期还有10个多月才正式到期,但南非好像已经无法忍受这一漫长时光。南非国内各政治力量虽然立场有异,但要求祖马辞职几乎成为一个普遍共识。不少祖马的反对者批评他年事已高、民望滑落、丑闻缠身却依然恋栈。此次非国大全国执委会的最后“摊牌”表面看来是顺应民意之举,但背后却有更为复杂的原因。

首先,南非反对派通过法律战、舆论战、国会战等诸多手段集中攻击祖马政府的各种丑闻和不得人心的政策,一味保护祖马越发成为非国大的不可承受之重,“弃(祖)马”已成为一个相对明智和主动的选择。

继去年8月的国会不信任投票后,由南非极左翼政党“经济自由斗士党”发起的国会对祖马的第9次不信任投票将于今年2月21日举行。届时,非国大将再次面临艰难抉择。如果继续保护祖马,凭借非国大在国会的多数席位(400席中占据过半数议席),不信任投票可能再次有惊无险地被否决,但非国大的政治资本将会因继续袒护丑闻缠身的本党籍总统而进一步受损。更何况在去年第8次不信任投票中已出现了惊险一幕:非国大几十名国会议员竟背叛本党指令,在投票中和反对派一起对总统投下了不信任票。虽然祖马当时依旧涉险过关,但最终结果却是历届国会对总统不信任投票中的票数相差最小的一次。此次一旦再进入国会投票程序,非国大的国会议员又会有多少“跳票”?这实在是个非国大不敢轻易尝试的赌博。

如果非国大不保护祖马,任由反对派在国会通过相关宪政程序将总统赶下台,非国大的政治团结和声望将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由此可见,无论“保”或“弃保”对非国大而言都是不利的选择。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争取主动:复制一次十年前对时任总统姆贝基的老办法,通过党内程序将祖马拉下马。

此外,非国大已有了较受欢迎的新领导集体,从而有了提前“政治换胎”的资本和底气。去年12月,非国大第54次全国代表大会选出了以拉马福萨为核心的新“六巨头”。虽然目前拉马福萨还没有正式接班,其行政职务还只是实际作用较为有限的副总统,但南非各界尤其是经济界的信心已普遍提升,南非汇市、股市等都出现久违的持续向好的景象。目前,南非经济似乎出现一股“拉马福萨效应”。非国大无疑也看好这个时机,希望利用这波“效应”,提前完成政权的交接班,这样才能为2019年的大选提前布局。

此外,南非诸多媒体都对拉马福萨处理当前危机的能力表示了一定的信心。因为当初在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前后的重要过渡期,拉马福萨协助曼德拉在南非各种族、政治势力之间居间调停时,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体现了他强大的战略沟通能力和技巧。

目前来看,非国大全国执委会的最后“摊牌”形同按下了祖马下台的倒计时键,南非政权新旧交替大幕已徐徐拉开,一个拉马福萨时代即将开启。但祖马的下台也并不意味着非国大清理政治积弊的任务会轻松完成。因为此次非国大全国执委会虽做出了“召回”总统祖马的决定,但该会议长达13小时,被媒体形容为一场“马拉松式的会议”。会议时间如此之长,无疑反映了做出该决定的艰难性及其背后的激烈斗争。拉马福萨未来作为一国总统要管理好国家,同时作为非国大领袖要管治、打扫过去祖马时代的负面政治资产,其任务也不会轻松。

【国关情人节】国关恋爱学的正确打开方式

【中东研究】舒梦:巴勒斯坦-想自立不容易

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平台观点

文章来源:《文汇报》20180215;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微信公众号平台编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