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风雪别故年 长路迢迢 感谢你们一直伴我折腾

大年三十,大家都忙,不写围棋了,闲扯几句,算是辞旧迎新

本来应该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写个年度总结的,虽然没有领导要求,但人得自觉嘛~不过那时老萧正躺在医院病床上半死不活的,都不确定能不能看到2018的太阳。已经转动不灵的脑袋里想着的是——如果光荣了,这“共产主义接班人”的身份还有人认可嘛?会不会被追认个“国家非突出贡献三百六十一等奖”啥的?手上扎着针管,又没有电脑,打字是不行的,既然留不下文字就不琢磨了,迷迷糊糊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又陷入了昏迷。

等到睁眼发现床头医院催费小票上的病人年龄一栏写着“44”,悚然一惊,艰难扭过头看看墙上的病号资料牌,那上面明明还是“43”嘛!得,人家医院就是严谨。至少二十年了吧,第一次在非清醒状态下跨年,心里不甘地抗议着:俺生日是11月,正规年龄要按照周岁,周岁!

本来2017年还是有几件重要的事情值得写进个人编年史的,不过这一病,脑子基本糊掉了,除了某段天涯路远,其他的都朦胧起来,简直搞不清是真实发生过还是只属臆想。也好,很多时候人就该活得傻一点。

不过时间的节点总是一个接一个,这不,农历新年又要来了。鸡年的最后一天,想起一年前的“闻鸡起舞”、“金鸡独立”、“鹤立鸡群”什么的,不由打了个喷嚏。

人总是要用各种语言来激(hong)励(pian)自己,精神胜利法嘛,其实永不过时。刚刚过去的鸡年似乎听起来没有虎年、龙年那么高大上,不过想想马上要来的是狗年,也就平衡了。在中国,鸡犬向来不分家,鸡飞狗跳、鸡鸣狗盗、鸡零狗碎、鸡肠狗肚、偷鸡摸狗……就没啥好听的词。这两动物如此亲密,看来即将来临的狗年也要延续鸡年的气质嘛?再想想,狗年后面是猪年……嗯,我没有任何不尊敬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三哥们味道都不错~

既然都快失忆了,那真不知道该写啥总结了。反正好或不怎么好,这个鸡年都要过去了,大家既要总结经验,更要放眼未来。谁还没点梦想呢,哪怕啥也不做,就这样梦着也挺好啊。居里夫人不是说过嘛:“人类也需要梦想者,这种人醉心于一种事业的大公无私的发展,因而不能注意自身的物质利益。”瞧,咱至少可以做到大公无私哈~

话说刚进医院的时候情况相当不妙,医生给下了病危通知。俺趁着意识还在,拉着媳妇的手说:“我把银行卡密码告诉你……”反射弧一向比较长的媳妇第一反应居然是:“密码不是我们一样的吗?”俺讪讪回答:“我觉得123456这样的密码不太适合我的智商,就改了一个……”单纯的媳妇没去深究背后含义,只是一直摇头:“我不要,跟电视上留遗言似的,我要你活着。”然后就在那哭得梨花带雨。

大约一周后,俺看起来不太像要挂的人了,媳妇稍微放下点心来,说:“我那天真担心你没了……”我正想着如何煽情地安慰她,媳妇无辜地眨眨大毛眼,接着说:“你不是要告诉我银行卡密码的吗?”我……憋了半天只得说出实话:“一共五位数的余额,中间还带个小数点,开头数字还是1,要你去记住六位数的密码,我觉得太残忍了……”随后有些紧张地跟了一句:“你不会不管我了吧?我现在这状态,要现找一个愿意接手的也不靠谱啊……”媳妇嗤之以鼻:“就跟你不生病就能找到似的。你这当爹的比儿子不省心多了。”帮我把杯子倒上水,顶风冒雪接儿子放学去了。

瞧这鸡年过得……到最后弄得饭不能吃,酒不能喝,这要过年了,家里一堆病号,感觉不到一点喜庆的意思,所以呢,过去也好,虽然老了一岁,希望逝去的是最不好的一年吧,希望每位朋友余生的每一年都越来越好。

嗯,还是先拜个年,虽然狗和鸡关系密切,但狗狗要可爱得多~病中得到许许多多朋友的关心,身边的,远方的,熟悉的,不甚熟悉的,还有很多未曾谋面的。名单都写下来的话得写到狗年去,老萧这里就不一一致谢了,总之,有你们,这世界再冷,我也还扛得住~

一生苦斗,逝去匆匆,不再堪记。

飘飘风雪,万里沧桑中,仍幸有你。

明天,是新的一天,也是新的一年,继续折腾,一切安好!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