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写在农历丁酉年的最后一天,企业家如何迎接“春天”?

今天是除夕,是辞旧迎新的日子,是农历丁酉年的最后一天,也即将迎来农历戊戌年(狗年)。在丁酉年中,发生在企业家中最大的一件事情,莫过于中央首次发文明确企业家精神的地位和价值: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公布《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下称《意见》)。

阳光明媚的春天

中国民营企业教父级人物,前南德集团总裁牟其中认为,“这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春天。”正如经历了16年牢狱之灾的牟其中对其红颜知己夏宗伟说,只有经历过漫长的冬天才知道春天的可贵,中国企业家新的时代要开始了。

牟其中丝毫不吝啬誉美之词:“这是民营企业最好的时代。”张瑞敏、宗庆后、鲁冠球、董明珠、郭广昌、刘永好、刘强东、李东生等企业家的大佬也纷纷发声,鲁冠球(第一代浙商鲁老于2017年10月25日上午逝世,享年72岁。)认为:“这是国家意志的表达,是社会认知的导向,是企业信心最有效的修复,对企业家群体力量的崛起、激发更多人的创业创新积极性具有持久意义。”

企业家的作用,《意见》指出“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为积累社会财富、创造就业岗位、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增强综合国力做出了重要贡献”。在此无需过多赘言。

《意见》之所以在社会和企业家中引起强烈反响,其核心原因有三:一是回应了 “原罪”担忧,在一段时期以来,我国有不少人对民营企业家持“原罪论”和“仇富观”。二是回应财产权焦虑。要从根本上增强企业家的财富安全感,就必须加强对企业家财产权和创新权益的保护,确保企业家能安心创业。三是回应了对企业家创新的包容。

毫无疑问,从宏观环境而言,十八大的反腐败、“中央八项规定”已经为企业家创造了一种“清”的营商环境,企业家最切身的感受就是,不必把大量的时间、精力和努力用在陪官员吃喝玩乐了,而此次《意见》出台更是具体回应了企业家的真正关切,说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春天”恰如其分。

企业家如何迎接这个“春天”呢?窃以为,在这个“春天里”,企业仍需自我呵护、自我珍重。

从制度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企业家作为一种特殊的生产要素,企业家才能在生产性活动、非生产性活动(寻租)和破坏性活动中(犯罪)的配置方向,往往取决于一个社会的激励结构或“游戏规则”。但也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企业家的投机、甚至是贪婪所致。

《意见》出台后,虽然明确企业家精神的地位和价值,但这绝不能等同于企业家尤其是中小创业者有了护身符、免死金牌。在很多时候,企业家的产权问题不少是来源自己在签订合同时的不谨慎、对契约的漠视,甚至还有企业家本身的不洁身自好问题。某些企业家的产权貌似受到了侵害,甚至入狱,但往往却难以伸冤,究其原因在于其自身存在较大的法律瑕疵。

事实上,企业家“野蛮生长”的时期早已宣告结束,规范化、法制化也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规律,而企业家遵守规则,如法制、环保约束更是企业家精神的内在要求。

《意见》中除了保护、激励企业的具体措施,实际上对企业家行为标准也大幅度提升了,依法保障企业家权益,对应的是企业家应当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例如建立企业家个人信用记录和诚信档案,从多部门、多环节实行对企业家的守信联合激励,以及失信联合戒惩的工作机制。只不过,舆论对此关注的比较少罢了。

正如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所言:“企业家野蛮生长赚块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企业家须以敬畏的心态面对契约、法律、公共利益(环保等),从非生产性寻租的心态回到生产性寻利之上,以更加健康的面貌迎接这个“春天”。(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