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大理寺宠物

手机搜狐

SOHU.COM

在2017年最后一天的遐想和期待

今天是鸡年的最后一天,也是我的甲子本命年的最后一天。

2017年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完成了华丽的转身,从岗位上安全退了下来。这是很不容易的。看看下列数字就知道了:

十八大以来,处理了省部级干部400多人,司局级领导8000多人,处级领导十几万人。。。。。。在这种大气候下我能够安全落地,实属不易,虽然没有解决正局级待遇,但也无所谓了,就是少几十块钱的事吧,随他去了。

在职民委的33年里,我完成了民族领域对外交流的构建工作,使其形成了规模。我自己出国了80多次,跑了60多个国家和地区;国内跑了34个省市自治区和特区,包括台湾,最难去的西藏也去了。出了三本书:《真是接触》、《走近世界民族》和《闲草集》,还写了大量的学术文章,特别是关于中国的跨界民族和国家安全的文章,已经形成了系列,有东北边疆的,有西北边疆的还有西南边疆的,基本上覆盖了,我国33个跨界民族。

退休后,被聘为云南民族大学的特约研究员,云南大学和陕西师范大学也准备聘我为他们的客座教授,终于实现了我做学者型官员的预期。

我已经做了10年的新浪博客,微博,后又有了搜狐、今日头条、一点号等自媒体平台,积攒了几万粉丝,成绩斐然。

我在退休以后要继续研究跨界民族,多走边疆和周边国家,去西亚北非和南非去旅行,继续摄影和写作。同时,也要多看书,多学习。最近,我又涉猎了朗诵,实际上是重新拣起来了,把我的博文用声音传播出去,总之,把自己的退休生活安排的丰富多彩,完成人生第二阶段的伟大任务,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再见,我的2017,我的60甲子的本命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