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严监管下仍有平台铤而走险 ICO监管料持续加码

或迁址境外、或场外交易、或币币交易……在监管层重拳治理ICO之下,不少交易平台玩起花式“躲猫猫”。专家预计,监管措施将持续加码,可考虑从账户监管、外汇监管、穿透式监管和黑名单制度等方面加以规制,防范跨境犯罪风险,维护金融消费者利益、金融稳定和国家安全。

严监管下仍有平台铤而走险

去年,ICO被七部门公告叫停,不少ICO项目平台和加密货币平台被暂停业务或被关闭。但仍有不少规避监管的行为出现,不少迁至境外的平台仍可使用,甚至还出现场外交易、币币交易的情况。

事实上,在明知有风险的情况下,部分投资者仍想借助新币上市后可能有的巨大涨幅来实现“财务自由”。Coindesk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共通过ICO融资约32亿美元,约为VC融资16倍。

另外,对于部分需要融资的企业来说,进行ICO发行加密货币成了比寻求融资更加有效的途径。东证期货研究报告显示,进行ICO的项目多为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项目,核心基础设施建设募集的资金最多。此外,交易和投资、支付、金融、数据存储领域占比靠前。

某VC投资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此前他曾否决的一个寻求数千万融资的项目,进行ICO后融到上亿元。不仅是寻求资金的ICO方从中获利,发布加密货币的平台与专业帮助ICO的团队也收益颇丰。

“现在一个新币想去币安之类大平台的话至少要亿元的上币费。”一位资深币圈投资人说道,“在2017年8月ICO最火爆的时候,一个仅3人的ICO团队每月收入至少4000万。”

风险累积警惕泡沫破灭

“暴富”的诱惑带来巨大泡沫,如今在淘宝网只需数千元,便有团队可以帮你制作ICO白皮书并伪造境外身份进行ICO。同时,“空气币”项目创始人团队融资完成后便跑路之事也常常发生。同时,加密货币市场的价格波动也非常剧烈。交易人士坦言,“自从进入加密货币市场后,经常夜不能寐,一睁眼便发现身价涨了数百万或跌了数百万。”

安永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当今ICO仍面临监管规则不清晰、黑客攻击等风险。2017年约4亿美元的资金被黑客盗取,其中最常用的黑客手段是仿冒。除了黑客盗取,更有一些本身目的是圈钱的团队,在筹得巨额资金后便消失,而最后为风险买单的还是投资者。

事实上,当前区块链技术的初始公司层出不穷,但鱼龙混杂,一方面导致了ICO项目失败率较高,另一方面也不利于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根据Gartner公司日前发布的年度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显示,目前区块链技术处于相对顶部也就是期望膨胀期。参照于上世纪60年代提出,并于近几年才相对成熟的人工智能技术,接下来的一个去伪求真的过程在所难免,区块链技术也才能逐步成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