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朱海就:权力与货币

?

提醒:本文所要表达的,和通常理解的不同,货币本身并不代表着权力,制度性伪造货币本身并强加给市场,才代表着妄为的权力。

?

权力与货币

朱海就

奥派经济学认为货币是演化产生的制度,货币应该独立于权力,而法币本质上是一种“权力货币”,是政府制造出来的人为的货币。即便在政府没有任何干预行为的情况下,用法币表示的价格也已经是扭曲的价格,当然,政府法币也为政府干预经济提供了便捷的手段。我们现在看到的价格,也是政府“历史上”无数次干预经济之后的产物。

政府借助于法币干预经济,最为常见的后果是通货膨胀,它使价格进一步扭曲,导致企业家做出错误判断,经济结构扭曲。政府制造通货膨胀的一种方式是大量的公共支出,公共支出会消耗储蓄和资本,降低了社会的产出水平。与严重的通货膨胀相伴随的是高额债务,社会债务水平的提高也预示着危机。当利率“自动”回升,信用的收缩机制开启时,资产价格下跌,常说的危机就爆发了。但资产价格下跌只是危机的表露,危机的内在原因是之前被通货膨胀扭曲的经济结构的。

在真实世界中,很多情况下法币体系并没有导致经济崩溃,经济看似仍然“良好运作”。但要指出的是,“没有危机”并不意味着“没有危害”,人们往往是受其害而不自知。人们往往是受其害而不自知。由于技术进步和资本积累,私人部门生产效率的提高,使法币的购买力得以维持,因信用扩张而减损的效率在一定程度被掩盖了。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没有出现美国1929年“大萧条”时那种急剧的价格下跌,但扭曲价格、损害效率与财富转移已然发生,只是不那么明显。

人们往往会纳闷,公共部门那么庞大,那么低效,为什么得以维持?答案是政府除了拥有征税权外,还拥有法币。公共部门距离权力最近,也最容易获得法币的支持。和税收一样,用信用扩张的方式支持公共部门本质上也是将私人部门创造的财富转移到公共部门,只是这种手段更为隐蔽。政府的公共支出往往打着“公共利益”的旗号,然而庞大的公共部门不是解决问题之道,相反,它本身就是问题。优胜劣汰是市场法则,而在法币体系下,这一法则失灵了,低效率的部门会长久维持,这也意味着社会福利的损失。

货币本质上应该是交易媒介,但掌握在权力手中的法币成了利益分配的工具,谁讨好权力,迎合权力,谁就获得货币,这样,法币就充当了权力“奖赏”的工具。在市场中,人们获得财富要提供商品和服务,而在法币体系下,尤其是在权力不受约束的情况下,有的人不需要提供商品和服务,他们可以通过拥有或靠近权力获得财富,这种方式比提供商品和服务获得财富便捷得多。由于这一权力因素而导致的收入差距是真正“不公正”的收入差距。

权力货币或法币也把经济学分为两类,一是假设法币为合法的经济学,另一种是认为法币为非法的经济学。前者包括大部分的主流经济学,它们以法币合理性为前提,在此基础上考察如何实现宏观目标,这时,这种学说提供的是财政政策或货币政策提供的实际上“如何管理法币”的咨询,换句话说这是管理学,而非真正的经济学。除了如何实现宏观目标外,这种学说也常被用于预测,但这种预测在一开始就没有坚实的微观和逻辑支撑,所以只能是“经验性的”,不具有理论意义。概而言之,这种学说及相关研究已经变成了摆弄数据和模型的游戏,有奥派朋友称之为“巫术”。

后者以奥派经济学为代表,它比前者更具有“规范性”,告诉人们正常状态下市场是怎样的,它让人们可以想象一种比现在更好的市场状态,这种状态不是虚构的乌托邦,而是“本来就应该是那样的”。它所揭示的是与一般利益而非特定利益相关的原理,如政府不能进行价格管制、税收要尽可能低、私有产权才有效率以及制度的演化特征等等就是其中的例子。这种学说本身不会因为政府的干预而失效,相反,它会帮助人们理解政府干预的特定后果,比如揭示信用扩张与经济周期的关系就是一例。

建立在“权力货币”之上的经济体,不仅不公正,也不稳定。法币引起周期性的经济波动,人类已经经历无数次。货币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要素,假如一个市场中连货币都是“非市场的”,那么就很难称为真正的“市场经济”,然而这正是目前人类普遍面临的处境。

“权力货币”是人类通往自由市场经济道路上遇到的顽固堡垒。如何实现“自由的货币”,奥派大师米塞斯、哈耶克和罗斯巴德等等都有过深入的思考,他们也从不同方面提出了建议。在货币自由化之前,这仍然是一个富有挑战性的问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