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无法拥抱你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亚四国自驾旅行,重走丝绸之路,触摸荣光与梦想

站在这片离海最远的辽阔土地上

迎着中亚沙漠腹地吹来的干燥热风

与远古的金戈铁马、丝路驼队来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

从亚历山大大帝到成吉思汗,再到帖木尔帝国

各路英豪角逐的的中亚大草原

上演着一幕幕波澜壮阔的入侵与融合

一个个重镇的被毁灭,而又被另一个帝国重建

撒马尔罕到布哈拉的一望无际的草原上

各路商旅骆队熙熙攘攘

沿着马可波罗的步伐

一副中亚东方的画卷即将展开

丝绸之路连接东西方的文明

来自欧洲和亚州的商人、朝圣者、流民、外交官在这条路上汇流

不同风格的器具、商品、语言、技术在此交汇融合

碰撞并发出璀璨的光芒

从乌鲁木齐出发,蜿蜒穿过高山和荒漠

沿着伊犁河谷,到达哈萨克斯坦

曾经的首都阿拉木图,古老而又现代

徘徊在阿拉木图的街头

哀叹音乐家洗星海流落在这异国他乡的街头

茫然却斗志昂扬

在战争与饥饿中,为祖国谱写了生命的华美乐章

沿着温暖湿润的费尔干纳盆地的西部前行

循着汉唐西域史的记载

寻找丝路的印迹

费尔干纳盆地

背靠的帕米尔高原,多条穿行于丘陵之间

雪山耸立,河水清澈,群山怀抱

村落散居,风景如画

由地特殊的地理条件

这里是中亚地区唯一的三个适合人类聚集的区域之一

盆地草场肥沃,牛羊成群

盛产传说中的“汗血宝马”

以中亚五国1%的土地,养活了22%的人口

被誉为中亚的明珠

这片被我国成为“西域”的地方

在汉唐两代留下了深厚的中国印迹

昭武九姓国、安西都护府

各个像极了传说故事

又是史书记载的现实存在

现在,中亚四国的边境线在此纠缠不清

塔吉克的苦盏占据了盆地的西部入口

乌兹别克占据盆地最好的中间大部

如费尔干纳城、安集延、甚至首都塔什干

吉尔吉斯坦则有南部的奥什和贾拉拉巴德

塔拉兹,哈萨克斯坦最古老的城市之一

我国古代称“怛罗斯”

东方文明在中亚最激烈的碰撞—怛罗斯之战

影响了整个欧洲的现代文明进程

唐代名将高仙芝,不但输掉了战争

也将造纸术和丝绸织造技术留给了中亚

从此塔拉兹一带成为了著名的丝绸产地

大唐失去了向中亚腹地开疆拓土的机会

管辖范围也逐渐萎缩

塔什干不仅是乌兹别克的首都

也是中亚地区的枢纽

张骞、玄奘地在此停留良久

不同时期的帝国在此焕发新机

众多的历史文化古迹

都抵不过一盘著名的乌兹别克抓饭

2500年历史的撒马尔罕古城

耸立在中国、印度、波斯的十字路口

作中亚的地理中心和文明心脏

曾经充斥着三个不同文明的奇异之美

这座比想象中更伟大的城

满足了世人对美轮美奂之城的定义

在唐代被称为昭武九姓的康国

安西都护府的康民都督府驻地

古城经历了蒙古大军的毁灭

如今的仅遗留帖木尔帝国时代的遗迹

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

摧毁了中亚丝绸之路上所有的繁华城市

名城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唯独留下布哈拉

成吉思汗用胜利者的身份巡视了

作为中亚穆教的神学研究中心

之后,拿走了富人们的财产

却没有毁坏城池

蒙古人想要用另一种方式

摧毁中亚汗国统治者的精神世界

因此,布哈拉也成为了

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纪中古建筑物的城市

中世纪古堡和伊斯兰古老建筑交相辉映

群山环绕的塔吉克的首都

杜尚别

风景优美,和谐宁静

人们优雅的生活在这个高山城市

从苦盏进入费尔干纳盆地的西部入口

沿着盆地一路经过奥什

这片清代以前仍属中的土地

如今已是物是人非

比什凯克,吉尔吉斯斯坦的首都

往东200公里的伊塞克湖

玄奘所指的大清池

唐代僧人从此走向西行的取经之路

伊塞克湖盆地四面环山,海拔较高

却是常年不冻,古称热海

比什凯克以西60公里,楚河南岸的托克马克

即为唐代安西四镇之一的“碎叶城”

是丝绸之路上的两条干线的交汇点

历代王朝的使节、商贾、僧侣和军队

均是沿天山北麓的山脉西行至此

然后沿着费尔干纳盆地的西域诸国,通向中亚和欧洲

作为中国历代王朝在西部地区设防最远的边陲城市

书写着种种传奇故事

这里还诞生了诗圣—李白

他在碎叶城一直生活到五岁

在此熟读司马相如的辞赋

如今的碎叶古城,经历千年的风雨

依稀可见昔日的仿长安城建制的城墙

残缺的土堆和古城遗址

诉说着中华文化的辉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