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创头条】发展阶段的不同与同——中国赶超的路径分析

来源:吕乃基科学网博客

原文刊于《系统科学学报》2018,1

摘要:一部人类历史正在迎来转折点,那就是中国的崛起。放在更大场景中比较,西方世界与中国看似此消彼长的状况,一方面是二者处于科技发展与需求层次的不同阶段;另一方面,中国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浓缩了西方国家曾经走过的历程。最后推测中国继续赶超的趋势。

关键词:S形需求层次 初级阶段

在某种意义上,一部人类历史正在迎来转折点,那就是中国的崛起。已有大量文章分析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发展此起彼伏的内部因素,此文试图将这一场竞技放在更大场景中比较,其一是科技发展阶段与需求层次,其二是社会发展阶段。最后推测中国继续赶超的趋势。

中国之迅速发展与西方国家看似停滞不前,原因之一是二者在人类发展道路上所处的阶段不同。

一、科技发展与需求层次

学术界由不同角度研究科学技术的发展规律,也由各种视野探索人的提升及其阶梯,例如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较少见到将这两大领域的研究结合起来。董洁林的大作[i]即试图将科学技术的发展规律与马斯洛需求层次放在同一个视野中考察。

1. 人类总体的发展历程呈现出一个巨大的S形

按马斯洛的需求层次,公元前800年之前,人类的科技创新的主要目的是求生存,农业畜牧业基本满足人的生存需求,缓慢发展的科技与缓慢增长的人口及其生存需求相适应。

图一 董洁林团队研究成果:世界人口增长与创新积累S形曲线

(右上角部分和两个“初级阶段”为本文作者所作)

人类在提升“效率”方面的科技成就从公元前800年开始缓慢上升,在1500年之后,效率类科技创新加速发展,近代科学革命和两次工业革命启动了一场效率革命,于二十世纪初达到顶峰,之后效率类创新的比例开始下降。以量子力学和相对论为核心的现代科学革命开始摆脱这一路径。从1941年开始,人类的优先度似乎从追逐“效率”转变为“效率/利用”、“机动/可控”、“求知/探索”、 “安全/健康”和“交流/娱乐”等多类科技并驾齐驱,而为满足需求层次中“生存”类的科技创新比例缩小(董洁林)。

由漫长的远古直至14、5世纪处于缓慢的发展阶段,甚至停滞不前,这是S的底段;随后的几个世纪陡然上升,这是S的中段;20世纪下半叶至今,再次进入相对缓慢的发展阶段,这是S的顶段。

在类似的意义上,研究认为[ii],互联网没有成为驱动美国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原因在于,互联网带来的是人人相连,信息的加速流动创造的更多是个人感受层面的快乐,而不是经济收入和效益。1970年,美国30岁左右的年轻人当中,有90%比他们父辈30岁时的生活质量要好。到了2010年,这一数字仅有50%。也就是说,互联网并没有真正促进经济增长、就业机会以及生产效率的提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