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好声音》冠名商借款纠纷待解旗下公司拟上港股

新京报
01-15 01:59
+关注

1月12日,中投融业前往科天集团兰州总部追讨近亿元债权。

2017年4月,中投融业与科天集团旗下水性科天及科天环保签订协议,合计向水性科天及科天环保提供借款8700万元,借款期限三个月。不过,水性科天及科天环保未及时还款,且至今仍未还款,为此,中投融业在去年提起仲裁。

对于借款逾期,科天集团1月12日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双方已经达成解决方案。当天中投融业代理律师也向记者确认,双方已经达成一致,水性科天及科天环保将于近期归还借款。

科天集团堪称兰州明星企业。打开兰州科天水性科技有限公司官网,首先跳出来的是姚明的大照片,主打无毒家居的水性科天聘请姚明作为“科天环保大使”,帮助公司呼吁无毒家装。

近年来,借助“无毒环保”概念,科天集团发展迅速,建立了一系列“科天系”公司。此外,科天集团曾斥资数千万元冠名《中国好声音》、斥资140亿元在兰州和南宁兴建两大基地,子公司科天健康还谋求港股借壳上市。

展开剩余93%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在科天集团高速发展的同时,公司的资金链承压,旗下公司进行了多笔股权质押。对于借款逾期是否会影响科天健康登陆资本市场,该公司未进行回应。

8700万借款逾期被提起仲裁,一年股权质押11次

根据官网介绍,兰州科天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水性高分子技术研究和应用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下设兰州科天水性科技有限公司、兰州科天水性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兰州科天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兰州科天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子公司负责各项目运营。

工商资料显示,借款问题的主角水性科天(兰州科天水性科技有限公司)前身为合肥市科天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合肥科天”),成立于2001年4月,注册资本为1500万元,法人代表和最大股东为戴家兵。公司经营范围为化工技术转让;化工产品(除化学危险品)研制、生产、销售;装饰工程设计、施工;技术服务、技术咨询。

2016年5月31日,公司名称由合肥市科天化工有限公司变更为兰州科天水性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7029.15万元。

2014年至今,兰州科天水性科技有限公司对外投资了兰州科天环保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合肥科天众宜家具有限公司、南宁科天水性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等11家公司,兰州科天水性科技有限公司是科天系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2017年以来,科天集团进行了大手笔借款和质押融资。

2017年4月22日,水性科天与中投融业及戴家兵签订借款协议,协议约定:中投融业向水性科天提供借款1500万元,借款期限三个月,自2017年4月22日至2017年7月31日止。双方约定,借款期间利息按照月息1.5%计算,水性科天应当在约定的借款期限届满之日15时前偿还本金及利息。如水性科天逾期偿还本金及利息,每逾期一日按千分之五计算违约金。

水性科天将其名下位于合肥市高新区黄山路612号蓝鼎·海棠湾11幢、14幢、15幢、16幢共计6套不动产抵押给中投融业,并在协议签订后5日内办理完毕抵押登记手续。同时,戴家兵以其个人名下的全部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其所持有的全部公司的股权、股票、房产等,为本协议约定的全部债务总额提供担保,直至主债权(含利息等综合费用)全部实现为止。

同样在2017年4月22日,中投融业与科天环保及戴家兵还签订了另一份借款协议,协议约定:中投融业向科天环保提供借款7200万元,借款期限三个月,自2017年4月22日至2017年7月21日止。科天环保将其名下位于合肥市包河区乌鲁木齐路888号广视花园A区商业3幢101、201、301共计3套不动产抵押给中投融业,并在协议签订后5日内办理完毕抵押登记手续。

同样,戴家兵以其个人名下的全部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其所持有的全部公司的股权、股票、房产等,为本协议约定的全部债务总额提供担保,直至主债权(含利息等综合费用)全部实现为止。借款利息以及违约金计算方式与水性科天借款相同。

2017年5月4日,中投融业通过银行汇款的方式向水性科天支付人民币1500万元,同时通过银行汇款的方式分三笔向科天环保支付人民币7200万元。

“借款到期后,水性科天及科天环保并未及时归还。”中投融业代理律师关振海1月12日介绍,为了追回借款,此前中投融业已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

“中投融业1月12日到我们兰州总部了,经过沟通,双方已经达成解决方案。”水性科天品牌部负责人1月12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已和中投融业达成和解,不过对于资金链是否存在紧张等问题,该负责人并未回应。

关振海向新京报记者确认,近日中投融业前往水性科天总部就借款进行沟通并达成解决方案。“水性科天和科天环保只是暂时资金困难,目前已经解决,月末就能还款。”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并非水性科天首次出现债务纠纷。自然人梁华庭因与戴家兵、合肥科天、肥西元丰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等借贷纠纷,曾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在法院受理过程中,梁华庭以与被告达成和解为由,于2014年9月4日申请撤回起诉。法院准许梁华庭撤回起诉。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另一笔借款中。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在审理原告仰智慧与被告合肥市科天化工有限公司、戴家兵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原告仰智慧于2015年8月3日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法院准许原告仰智慧撤回起诉。

此外,科天控股及子公司兰州科天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与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西北分公司还因为“水性科技产业园项目”,存在工程款纠纷。根据甘肃金信建设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对工程的审计,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西北分公司应收取科天控股及其子公司工程款约6.05亿元。科天控股及其子公司只支付了2.7亿元工程款,还拖欠工程款3.35亿元,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已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诉讼并主张其应付未付的余款3.35亿元,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6日受理并正在审理。

据“天眼查”网站统计,自2017年1月23日开始,水性科天控股股东兰州科天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及关联股东累计对外进行股权质押11次,合计质押金额近5000万元。科天控股在2017年1月12日、5月11日、10月17日,分别进行了三笔动产质押。

明星代言,巨资冠名,产品疑似被检出甲醛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水性科天资金链承压的背后,是该公司在2014年后“跨越式”发展。2014年之前,合肥市科天化工有限公司和戴家兵鲜有媒体报道。

根据该官网信息,科天公司于2012年9月初完成了国内第一条5万吨级水性树脂生产线项目的建设。公司官网2014年4月30日发布的《安徽科技报》报道,合肥市科天化工有限公司国内第一条万吨级水性贝斯树脂生产线将投产。报道称,“科天”牌水性聚氨酯树脂、水性聚氨酯木器漆、水性合成革浆料等,产销量已占据国内市场的主要份额,预计3年内销售收入将达4亿元。

凭借着不大的规模,合肥科天却很快推出了一个总投资达80亿元的兰州科天水性科技产业园项目。根据公司官网介绍,该项目于2013年11月正式签约,是国内第一个水性科技产业园。产业园占地面积1200亩,主打产业既有进入863重大科技计划项目的水性合成革项目,也包括具有核心专利30多项的水性树脂项目。项目建成达产后,可实现总产值255亿元。

2014年1月21日,戴家兵发起成立了科天控股,注册资金3亿元,其中戴家兵出资2.85亿元,另一位自然人股东李叶惟出资1500万元。合肥科天未有出资。

随后在2014年4月29日、6月10日、7月25日、11月27日,兰州中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兰州科天环保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兰州科天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兰州科天水性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注册成立。这四家子公司作为水性科技产业园的具体项目公司而存在。

在不断布局的同时,戴家兵和“科天系”走上了快速发展之路,频频接受媒体采访。2014年7月,在兰州市召开的第二十届兰洽会上,戴家兵以国家“863计划”首席专家、合肥科天董事长的身份接受当地媒体采访。

随后,有媒体披露了戴家兵的简历,生于1972年的戴家兵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高分子化学与物理专业,已从事水性高分子材料理论与应用研究20余年。戴家兵共主持国家级科研项目7项,荣获省级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市级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中国石油和化学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国家发明专利30余项,并在公开刊物上发表论文100余篇。他主持制定行业标准2项,被评为“十一五”中国石油和化工民营优秀十大青年企业家,开拓中国水性化市场十大应用专家。

2015年开始,戴家兵和科天系加大了媒体曝光的力度,开始以“水性科天”作为公司名称,借助媒体宣传“水性科天”无毒环保的概念。声称其无毒家装材料是由水性科天国家级实验室联合中国科技大学、安徽大学、安徽农业大学等国内知名院校,经过多年的科研实践,根除了目前家装材料中的甲醛、苯、DMF等有毒物质的挥发,彻底杜绝家装材料中有害化学物质对人体的毒害。

不过,该公司宣传的无毒环保并非完全没有甲醛。2017年8月18日,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公布的《“生态板”产品质量安全风险监测结果》显示,商标为“水性科天”,生产企业名称(标称)为“兰州科天环保节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日期/批号为“2017.4”,规格型号为“(2440×1220×7)mm”的两款生态板甲醛释放量分别为0.2mg/L、0.1mg/L,不过甲醛未超标。

当时该公司对外回应称,上海质监局检测的产品是在上海某工地抽检,产品抽样时既没有科天人员也没有科天经销商在场签字确认,无法确认是否是科天产品或假冒产品,“从产品的标注来看是公司产品,但此前公司未收到过该报告的检测结果,我们对此结果提出异议,将提出复检要求。”

公司复检要求是否已有结果?1月12日,新京报记者致函水性科天集团,公司称此前已经对外回复,不再重复回复。

2015年7月8日,科天集团无毒家装品牌发布会在北京水立方举行,姚明现场签约成为了品牌形象代言人。

同日,作为品牌的首次发布,科天集团还与几大媒体平台签约合作:与其独家冠名的江苏卫视《真心英雄》栏目举行了签约仪式,签约成为2015腾讯视频《中国好声音》第四季互联网总冠名,有业内人士推测,该项冠名费高达8000万元。据媒体报道,发布会现场,该公司相关人士透露,水性科天将斥资数亿,在电视媒体及网络媒体上加大投放品牌广告力度。

科天集团此后动作频频,2015年8月承办了中国国际水性科技产业大会,并在多地召开品牌推介暨招商会。

2016年2月4日,水性科天与休斯敦火箭队战略合作签约仪式举行,水性科天正式宣布成为休斯敦火箭队官方合作伙伴,未来双方将全方位展开战略合作。此后,在姚明当选中国篮协主席等重要节点,科天集团均通过官方微博进行宣传。

2016年5月9日,广西科天水性科技产业园项目投资签约仪式在南宁举行。广西科天水性科技产业园是科天集团在全国打造的第二个水性科技产业园,总投资达60亿元,预计投产后第一年产值可达100亿元。

2016年5月13日,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王三运到水性科天集团考察。王三运曾经在安徽任职多年,有声音认为,科天集团曾得到王三运的大力支持。

2017年7月11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三运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在王三运落马后,中国经济周刊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王三运之子与水性科天存在生意合作。

对此,水性科天集团进行了否认,称公司和王三运没有任何利益往来,也不认识王三运的儿子。

科天健康谋求登陆资本市场

2017年5月,科天控股子公司兰州科天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天健康”)打造的中国首款水性聚氨酯避孕套“中川001”在上海举办品牌发布会。在发布会现场,“中川001”与NBA休斯敦火箭队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成为其官方合作伙伴和官方指定产品。当天,公司与经销商现场签约金额达到1.31亿元。

2017年8月28日,科天健康水性聚氨酯超薄避孕套投产庆典在兰州新区水性科技产业园举行。公司称,这是首条水性聚氨酯超薄避孕套生产线,该生产线可以生产出厚度0.01毫米水性聚氨酯超薄避孕套,打破了国外公司在该市场的垄断地位。

同年10月11日,港股华夏健康发布公告称,拟以人民币3.6亿元收购科天健康84.1%的股权。

公告显示,科天健康位于兰州科天水性科技产业园,主要从事制造及销售“中川001”及“中川002”品牌的聚氨酯安全套。截至2017年9月30日,科天健康的资产净值为3.13亿元。同时据业绩承诺,标的公司2018-2019年经审核除税后净利将分别不少于1.8亿元及4亿元。

彼时,科天健康的股权结构为,科天控股持有科天健康21.8%的股份,兰新锦绣公司持有62.3%的股份,其他股东持有15.9%的股份。科天控股承诺将促使兰新锦绣将其持有的股份转让给科天控股,使科天控股成为出售股份的唯一持有人。

据上证报报道,科天健康表示,选择与华夏健康合作,不仅意味着企业正式走进了资本市场,成为国产聚氨酯安全套在香港上市第一股,也将为旗下品牌“中川001”带来极大的发展机遇,并为其走向国际市场打开了通道。

借助该项收购案,华夏健康产业有望成为“中国安全套概念股”,在2017年10月暴涨170%。

目前,该项收购还未完全落地,2017年12月15日,华夏健康产业公告,公司间接全资附属华氏管理咨询(深圳)拟向兰州科天投资控股购买兰州科天健康科技2.7亿股的通函将于2017年12月15日或之前寄发给股东。由于需要额外时间落实载入通函的若干资料,故预期通函的寄发日期将延后至不迟于2017年12月29日。

今年1月8日,科天健康在兰州新区再度举行投产仪式,此次投产的产线有4条。

彼时,有媒体询问科天健康登陆资本市场的最新进展,公司负责人称,“目前各项准备工作正在进展中,因尚未公布,细节不方便披露。”

中投融业近亿元逾期是否因为资金链紧张造成?是否会对科天健康登陆资本市场造成影响?对此,水性科天公司仅表示已与中投融业达成协议,未回应是否会对科天健康上市造成影响。

对于水性科天及控股股东大手笔质押及借款,一位曾前往其兰州总部调研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水性科天近年来发展势头很猛,扩张过快,有时导致资金暂时出现短缺,不过公司有实业支撑,许多产品也具有市场竞争力,如果公司能解决资金问题,并借助资本市场,公司发展将更上一个台阶。”

新京报记者 彭彬 北京报道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