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楼市巨震!租房就能落户!西安有很大可能跟进!

安家西安
01-14 23:33
+关注

继兰州取消部分限购之后,楼市又爆出大消息。一天之内,天津青岛这两个城市同时宣布:赋权租房客,租房就可落户!

青岛(租房落户)

1、以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或合法稳定就业为基本落户条件,全面放开城镇落户限制。

2、加快取消购房面积、就业年限、投资纳税、积分制等落户条件。

天津(租房落户)

1、对本人或直系亲属无名下合法住房的,可在其长期租赁房屋所在社区落集体户口。

2、对在天津高职院校毕业的外省市毕业生在津就业并申报落户的,由毕业2年以内调整为30周岁(含)以下。

落户了,就意味着城市发展的福利你也能享受到,不用非要负担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去买房,同时,这也意味着炒房者快要无路可走!

展开剩余90%

租赁住房和自住房,本来就是跷跷板的两头。居民转向租赁住房,这改变的将是整个中国房地产市场格局

实际上,部分城市的人才引进政策中,不乏针对人才的房地产松绑或激励补贴措施,一些城市甚至把人才的定义放宽到大专。以人才政策为地产调控“松绑”的方式引发了市场质疑:究竟是以房子吸引人才,还是打着人才的名号卖房子?

自今年3月起,西安率先在全国同等城市中推出“流程最简、门槛最低、条件最少”的落户政策,敞开怀抱拥抱人才。12月初,市公安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1月30日,户籍新政为西安引来18.6万名各类人才。同比增长408.9%。其中学历落户人数近10万,具体合计为98724人。

人才政策如何影响购房需求?对于限购城市而言,户籍制度的变化变相改变购房资格,进而对需求端产生影响。

以青岛和天津为例,租房可落户,相当于变相扩大了可以买房的群体,被外界解读为“曲线救市的大招”,通过人才政策为房地产调控打开了一扇窗户。

中国证券报援引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观点称:“有部分城市人口引进的门槛过低,很大程度上不是为了吸引人才,而是为了吸引购房者。对于市场来说,容易引起非理性的判断。地方的人才政策不应该和房地产限购挂钩,对于真正的人才更应该提供直接的居住房源,单纯的将人才推向市场也容易带来房地产市场的不稳定。”

未来中国内生性人口红利趋缓,而人口争夺将成为城市之间必将发生的战争,而在一线城市人口管控愈发严格的背景下,对溢出人口红利的把握将成为多数二三线城市未来的焦点,而这也将成为房企未来重新对城市评估的重要标准。

那么,具体哪些城市会跟进实施放松调控?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认为,存销比高企、库存绝对规模较高的二线城市,将是调控放松的重点

2017年4月,住建部80号文要求,各地要根据商品住房库存消化周期,对消化周期在36个月以上的城市应停止供地,36-18个月的城市要减少供地,12-6个月的城市要增加供地,6个月以下的城市不仅要显著增加供地,还要加快供地节奏。

从全国其他城市的存销比数据看,此次放松调控政策城市合肥、兰州的存销比分别为20.6个月和12.3个月,属于存销比偏高的城市,同样,库存绝对规模较大、存销比较高的城市如大连、沈阳、济南、西安甚至天津(已跟进)等二线城市,后期跟进、调控微幅放松的可能性也较大

深思:租房落户 租房赋权还须防并发症

半年来,租房者的利好不断。广州市“租购同权”后,无锡28日发布“租房可落户”的新政,引发社会关注。据报道,郑州、扬州、济南等多个城市近期也已提出或酝酿提出类似举措。其中,把租赁房屋纳入“合法稳定住所”范畴成新趋势。业内人士认为,若租房不能落户,租购同权便无从谈起,租房落户有助保障租赁群体权益,更多城市或跟进。

《北京青年报》评论认为,为租房赋予入户、入学、就业、就医、养老等市民化权利是大势所趋,一个租房“赋权”时代即将来临。但也要注重防止“赋权”过程中的一些“并发症”,如要妥善处理好出租人和承租人的利益、“赋权”所带来的公共服务能力和公共配套设施的增加等问题,尤其是要警惕引发租金非理性上涨,避免“租不起房”的后果发生

实际上,现在租房已不是讨论该不该“赋权”的问题,而是一个“必答题”“必选项”,这是因为:

一是对火热的住房销售市场进行釜底抽薪。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只要有成熟的住房租赁市场,必然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对购房的刚性需求。我国住房租赁市场长期得不到市民青睐,就是因为我国户籍、医疗、教育、就业、养老等市民化权利几乎都是与住房产权紧密捆绑在一起的,要想享有这些市民化权利的唯一途径就是买房。“租购同权”必然分流相当一部分住房的购买力。

二是在高房价背景下,推动农村户籍进城,加快我国城镇化建设的现实之需。

之前,购房入户是城市化的唯一选择,各地政府纷纷鼓励农民工进城买房。但这一轮房价暴涨之后,对于农民工、甚至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高不可攀的房价已经严重阻挡了他们进城的脚步,但租房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为此,国务院办公厅2016年曾先后下发《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两个文件,规定了大中城市均不得采取购买房屋、投资纳税等方式设置落户限制。这也是无锡、郑州等多地推“租房落户”的政策依据。

三是人口高度流动的社会,租房的群体越来越大,这是我们公共服务的“短板”,是到了必须“补短板”的时候了。

据统计,目前我国约有1.6亿人在城镇租房居住,占城镇常住人口的21%。有专家预测,未来3-5年,中国将有约2亿人进入租房市场,未来10年,租赁人口近2.3亿人,到2030年,租赁人口达到2.7亿人。毫不夸张地说,租房“赋权”事关亿万民众的“获得感”,也是避免引发子女入学难等社会问题之需。

不过,租房“赋权”涉及重大利益调整,我们必须注意在平权过程中的三大问题,否则有可能导致各种“并发症”:

一是妥善处理好出租人与承租人的权利关系

市民化权利往往牵涉到每个普通市民最基本的权利,我国当前的学校、医院等公共服务相对稀缺,从目前来看以住房(或租或购)为载体恐怕依然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假如承租人的子女入学、入户等市民化权利是通过与出租人的权利分割来实现的话,必然造成两者的冲突,或者是使得“赋权”无法真正落地,更会导致市民不愿意出租房子,这样减少了住房租赁市场供给,这是不利于构建健康的住房租赁市场的。

二是要切实避免借租房“赋权”上涨租金,特别是引发租金非理性上涨(暴涨)。

一般认为,房价高并非仅仅是住房的实际价格,其实还包括了入学、就医等诸多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权利的福利价格折现。那么,由此我们可以推测出一个结论:当前租金普遍较低,就是因为“赋权”不够;假如“赋权”逐渐到位,必然因为附加价值上升而引发租金飞涨。特别是一些学区房,非理性的价格很可能从购房转移到租房环节上来。因此,“赋权”过程中我们必须警惕租金非理性上涨,尤其避免从“买不起房”到“租不起房”的结果发生

三是要与“赋权”同步增加公共服务能力及公共配套设施的供给能力。

所谓“赋权”本质上都是增加民众的福利,但对政府而言,就意味着教育、医疗、治安等一系列公共服务及相关配套设施的增量,这需要政府科学谋划,跟上“赋权”的步伐。否则就可能影响到整个城市所有人的福利,严重的话还可能导致城市功能紊乱。

安家

城建

民生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