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监管重拳出击债市 “去杠杆”为核心要义

【来源/金融时报

近年来,随着我国债券市场不断发展,一些不规范的交易行为也随之浮出水面。在此背景下,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于1月5日联合下发《关于规范债券市场参与者债券交易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机构参与债券市场的规范性、债券代持业务、债券杠杆率水平、监管分工、过渡期安排等内容进行了明确。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通知》是继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出台后,又一份‘一行三会’联合发布的监管文件。该文件出台有两大背景:一是2016年12月份国海证券‘萝卜章’事件的发生,凸显了债券代持业务的风险性和金融机构内控建设的薄弱性,对此监管层一直有意要进行规范;二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均重点强调要防范金融风险。债券杠杆是金融杠杆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此次新规的发布,也是金融去杠杆政策的延续。”

市场方面,1月2日,债券市场出现了大幅下跌,当日10年国债期货T1803大幅下跌0.56%,此后继续3日下跌,完全回吐了市场反弹的全部涨幅。

在债市“跌跌不休”的过程中,此时的债市再一次引起了市场的担忧,但在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人民大学客座教授邓海清看来,这一轮债市下跌与以往不同,对比历史经验来看,这一轮债市下跌与之前相去甚远。

“首先,2017年三季度GDP回落,经济‘前高后低’已被充分验证。经济增长因素并不是推动债市大跌的核心理由。其次,从货币政策和资金面的角度来看,一方面,央行开展63天逆回购,反映出明显呵护态度,但市场仅是短暂休整后继续下跌;另一方面,2011年和2013年均出现明显的货币市场利率与10年期国债利率倒挂,即货币市场推高债券市场,而2017年10月以来债券市场利率明显高于货币市场。”邓海清表示。

对于通胀预期造成债市下跌的观点,邓海清也进行了分析:“至于当前的通胀水平,我们认为,尽管目前市场对于未来的通胀预期存在一定的上修,但对于2018年通胀中枢的主流预期不会超过2.5%,而对比同样10年期国债4.0%时代,2007年、2011年CPI均为5%以上,所以通胀预期也不足以成为压垮债市的理由。”

值得注意的是,邓海清认为,2017年以来,信贷的持续高增长终于退去,从资产配置挤出的角度,边际上反而是利好债市,更不可能成为利空债市的理由。总体来看,2017年10月以来的新一轮债券市场快速下跌,无论从经济基本面、货币政策和资金面、通胀水平及预期、银行配置行为,均不能良好地解释,反而是经济增速高点渐现、央行呵护态度明显、资金面相对平稳、信贷高增长退去,边际上还是利好债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