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民宿圈的大佬玩家们

乡村民宿怎么搞
01-14 19:16
+关注

作者| 四郎

2016年盛夏,新华1949产业园,入驻了一家创业公司。

没有人关心,这是家什么公司,更没人在意,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反正,这是北京。

北京,从来不缺创业者,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各式各样的戏码。

但,梦想,或者金钱,情怀,或者生意,都是好东西。不管为了什么,总有人前赴后继。

棠果创始人金东哲也一样。

这个奋斗了十多年的创业者,在决定把团队带到北京的时候,就决定了ALL IN。

三分天下

消失了十年的蒲荔子不这么想。

半年之前,2016年,寒冬,情人节,蒲荔子的一篇公众号文章《我思考了很久,结论是:我爱你》在朋友圈刷屏,迅速到达10万+阅读。文章的结尾,他写了一段话:“更酷更年轻的社交民宿平台——朋友家APP”,大家才知道原来他创业了。

展开剩余93%

十年前,蒲荔子以笔名李傻傻闯入文坛,成为影响一批80后的新锐作家。24岁时,他被美国《时代》周刊全球版专题报道,被称为“中国最年轻的畅销书作家”、“幽灵作家”。

在名声如日中天的时候,他突然不写了,几乎完全从公众视野消失。

在消失的十年里,蒲荔子做过记者、公关、艺术区运营者以及网站负责人。

大抵,创业久了,总要有些消遣,蒲荔子选择了老本行写作。

携程孙洁选择了马拉松,红杉资本沈南鹏选择了微信聊天,而梁建章选择了学术。

孙洁评价她的前任,携程创始人、董事长、前CEO梁建章是个奇人,15岁念大学,29岁做携程,做了6年放下一切读PHD,后又临危受命把携程做到OTA老大的位置,二次退居幕后,这个人,真的很怪。

联合创办携程网之前,几乎整个90年代,梁建章在甲骨文甚是得意。

1999年春节过后,他在上海交大的校友季琦找到他,两人在一起喝酒海聊,他们聊了整整一宿,从互联网经济到美国网络公司,从纳斯达克到IPO……

这天后,他们做出了一个最终改变命运的决定:做一个向大众提供旅游服务的电子商务网站,做“互联网+旅游”,两人也就此成了国内实践“互联网+”的第一波人。

很快,季琦和梁建章又拉来了两位交大校友,一个是具有多年投行经验的沈南鹏,另一个则是旅游业经验丰富的时任上海旅行社总经理范敏。四人各有所长,各司其职,“携程四君子”的技能互补型团队正式成立。

谁也没有想到,这四个人,将会在包括住宿、交通在内的大旅游时代掀起怎样的腥风血浪。

这么说吧,在大街上看到的10家酒店,6家都是他们的。

7天、如家、汉庭、全季、艺龙、丽枫、希尔顿欢朋、桔子水晶、Amerin……各个消费层次的人,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房间。

果然,成名要趁早。

当然,这是后话。

这一年,张黎刚和同乡唐越创办艺龙。

和梁建章一样,张黎刚也是个奇人,三次申请,进入哈佛,放弃即将到手的哈佛医学博士学位,追随张朝阳进入搜狐,9个月后,拒绝张朝阳晋升为搜狐副总裁的提议,当时的他只留下了一句话:“我不做英雄的陪衬,我要拥有自己的公司”。

28岁的张黎刚,你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内心深处永不安分的脉动,就像几年后他因为同样的理由离开艺龙一样。

2004年,艺龙成为第二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旅游类公司,重新与一年前上市的携程站在同一起跑线。

后来想想,张黎刚离职也是形势所逼。

受当时资本市场的影响,张黎刚卖掉艺龙,后为了避免被收购,又不得不买回了自己,大概也关乎尊严吧。

艺龙回购,引进了外部资金,张黎刚和他的合伙人都变成了低于10%的小股东,对他而言,只是打工,这是不能忍受的。

当时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主角是新浪、搜狐、网易,艺龙不过是这场大潮中的配角,而张黎刚是不甘心做配角的,他要开辟自己的战场,成为王者。至此,旅游大V张黎刚退场,医疗巨头爱康张黎刚如鱼得水。

张黎刚卸任后,携程梁建章辞去CEO赴美读博士。

艺龙、携程各自为政,2005年,市场暂时休整。

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几乎与此同时,2005年,庄辰超创办去哪儿网。

庄辰超是个不折不扣的投机者,聪明,理性。

18岁保送北大,比李彦宏早2年开始做搜索,3次创业3次成功,24岁便赚到了1亿,8年就搞出了300亿的大生意!这份履历,无论放在什么年代,都格外光鲜。

庄辰超信概率,创业于他只是选择,当有更好的选择时,便离开。所以,创办去哪儿,也只是众多选择中成功概率最高的一个,或许,这也注定了之后去哪儿的命运。当然,这个时候的庄启超,才不会在乎这些。

这个时候,他所思所想的就是,趁着艺龙高层动荡、携程进步缓慢的机会,大踏步地往前走。

顺便提一下,这一年还成立了两家生活服务类公司,也对后来民宿圈产生了深远影响,就是58和赶集。

至此,携程、艺龙、去哪儿,三分天下。

从0到1

2007年,在全球范围,经济崩盘。

泡沫从房地产开始。而越来越多的家庭决定将所拥有的部分房产出租,合租,也不再只在学生中流行。市场有了,时机到了,风口来了,就差猪了。

也就在这一年,旧金山的两个年轻人已经付不起房租了,他们决定出租房间里的3张气垫床,为租客提供早餐。

很快,第一批客人上门,带来了第一笔钱,1000美元。

这笔钱,不仅解了他们被房东赶出去的危机,还让他们看到了转机。

两个年轻人认为将房间出租是一个idea,值得大做。他们把前室友从洛杉矶被拉到了硅谷,三个年轻人决定大干一场,建设网站,也就是“airbedandbreakfast.com”。

但疯狂的念头并没有得到认可,在5封拒绝邮件和2个从未回复的邮件之后,他们不得不通过卖麦片获得收入,似乎也不错,最终赚到了3万美元。

也正是这盒麦片,最终促使YC的PG(Paul Graham)投资了他们的。

2009年,在获得了PG2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后,三个年轻人决定把网站名字缩为Airbnb。

2010年,Airbnb活得很好。

2011年,Airbnb获得B轮融资,1.12亿美元。

而就在这一年, HomeAway,在纳斯达克上市。

而在国内,同样是2007年,金东哲也嗅到了同样的机会,这一年10月,金东哲正式创立公寓式短租——棠棠公寓及棠枫艺术酒店。

短短七个月的时间,金东哲铺开东北市场,棠棠公寓的火爆也一度让7天和如家感到竞争压力。

第二年,棠枫公寓式酒店走出东北,来到青岛、济南、河北等多个城市。

可惜好景不长,正当棠棠公寓如火如荼全国扩张的时候,收到了政策的限制,金东哲甚至因为牌照受到相关部门的约谈,不得不停止扩张。

可以说2007年是国内外短租的开端之年。

随后, 赶集网也开始涉足民宿,也就是蚂蚁短租的前身,陈驰任负责人。

但很快,高层战略分歧,陈驰和同事王连涛毅然离职,双方从此决裂。

离职后,陈驰和王连涛创立小猪。

孤独,lonely,恐怕是创业者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了。

当然金东哲也深有同感。

从熟悉的酒店转到公寓式短租,再到当时炙手可热的团购,金东哲短暂尝试并在看清市场现实时,又果断回到了老本行住宿业。

这段经历,当时看来是弯路,却也给后来的埋下了伏笔。

没有失败过的创业者怎么能叫创业者呢?失败,为了更大的成功。

2011年,以一个开拓者的角色过去,玛雅历中的世界末日,接了棒。

并购,还是并购

第三回合,以梁建章出关为开始。

2013年3月,梁建章接替范敏二度出任携程CEO后,首度露面。

梁建章赴美游学之前,曾认为“携程已经打着望远镜都看不见对手”,但显然,范敏的行事作风过于保守,携程很快被反超。

携程那个时候究竟有多危险,资本的表现也许足以说明问题。

2007年,艺龙的股价是7块多美元,而携程是30美元。但之后,曾经有一段时间,艺龙涨到了14美元,携程是30美元。

梁建章回归前,艺龙酒店订单速度连续七个季度领先携程;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最多一年,艺龙和携程就打平了。

而去哪儿也已经开始赴美IPO。

艺龙和去哪儿势头强劲,携程在左右夹击中,不得不搬出梁建章。

梁建章回归后,携程有了一系列大动作,对内暂且放下,对外,携程进入买买买的时代。

“买手”梁建章的突然爆发,也是业内一直以来津津乐道的话题。

2014年4月,携程投资同程旅游超过2亿美元;2014年5月,携程在途牛首次公开发行时收购了1500万美元的A类普通股。梁建章的两次小步快跑,让携程在度假领域突然展示了新的布局与想象力。

接下来则是最关键的两步:2015年5月,携程联合腾讯、铂涛收购艺龙;2015年10月,携程与去哪儿合并,携程拥有45%的去哪儿股份;百度则出售去哪儿股份,然后拥有携程25%的股份。

至此,从前的OTA三巨头,悉数成为携程系。

2015年,可谓是互联网老大和老二合并之年,除了新携程,滴滴和快的、美团和大众、以及58同城和赶集网。

果然,利益才是永远的朋友。大佬的游戏总是精彩的。

黑马,向死而生

2016年盛夏,金东哲进京时,赛事已经逐渐激烈起来。

有人说,留给创业者的机会不多了。

金东哲不这么看。

他说,企业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同行,而是用户。

通常会认为是同行企业,但企业竞争的根本却是用更好的产品和服务赢得更多用户的青睐,你左右不了对手企业的行动,但可以更加努力去提高用户满意度,跑赢他们的需求预期,从而获得市场。因此,企业的发展没有必要紧盯着对手企业,而应该是用户和客户。

怎样讨好用户,深耕住宿行业十多年的金东哲,深谙此道。

这一次,金东哲卯足了劲,棠果旅居一经上线,便迅速覆盖国内200多座城市,并迅速完成亿级融资。

与此同时,2017年3月,Airbnb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中文名“爱彼迎”,引发一波吐槽和关注。

6月1日,Airbnb任命葛宏为中国区CEO,而此前该位置一直处于空缺状态。Airbnb在中国的本土化进程明显加快。

但故事的另一面是,棠果在海外的发展如火如荼。

在打通国内市场后,金东哲将目光移向全球。并且确定开拓了了全球核心拓展国家,以泰国为核心拓展东南亚精彩十国,以荷兰为核心拓展欧洲市场,以洛杉矶、纽约为核心拓展美洲东、西海岸,以赞比亚为核心拓展东南非十国共同体。

“理论上,市场上不可能只有一家做”,金东哲这句话暗藏玄机,其实他甚至不认为有与棠果旅居类似的对手。

再一次回到住宿行业,金东哲下定决心这一次只能成不能败。有人说创业的人都是疯子,也有人说你永远想象不到想死而生的人爆发的能量。因为做短租公寓时,受过政策的限制,这一次金东哲从全球的政府入手。目前,泰国前副总理批尼,荷兰前首相维姆•科克,塞尔维亚前总统鲍里斯•塔迪奇,奥地利前总理维尔纳•法伊曼等对棠果进行战略投资与合作。从各国政策层面给予棠果支持,有了政策的支持,棠果全球发展如虎添翼。

东南亚、欧洲、美国、澳大利亚等也都有棠果的合伙人,这些合伙人的主要任务就是拓展当地房源及提供当地特色服务。

当然,除了上述这些,金东哲还会像所有意气风发的创业者那样谈及人才、品质、系统等等。

回顾棠果旅居走过的一年多,金东哲总有不同的担心。最初担心拿不到房子,后来担心没有人预订,然后又担心客人不满意。

对于致力于在不同短租房产品间,提供统一服务的棠果旅居来说,现在要担心的是体量增长后,服务体验和品质如何保持。

金东哲透露自己创业以来,基本都是早上5点起床凌晨2点半才下班,世界上最可气的,不是有人比你优秀,而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要努力。

创立之初,金东哲便已想好了棠果旅居的出路,住宿是旅居的一部分,围绕住宿+可以延伸出很多产业链,旅游、租车、签证、交通、商城、音乐节……如今,棠果集团已经拥有六大核心业务线,并在不断拓展。

其实蛋糕足够大,盘子足够多,市场容量,远远超过玩家们的想象,况且每家所专注的方向并不完全一致,因此金东哲也并不急于求成。

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如果创业只想挣钱,一定走不远”,金东哲说。

棠果旅居的使命是分享世界,对此,金东哲和他的团队成员们选择向死而生。金东哲办公室挂着一幅世界地图,每拓展一个地方就就在这个国家点亮,金东哲说,现在虽然海外有30多个国家,但在世界看来,还很小很小,距离点亮世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创业者,从来不缺从头再来的决心和勇气,而一个努力朝着目标前进的人,全世界都会为他让路。

亚马逊、阿里们们改变了购物,Uber、嘀嘀们改变了出行,联邦、顺丰们改变了物流,而被诟病已久的旅居市场也该变变了。

至于,Airbnb和棠果们将会掀起怎样的巨浪,大浪淘沙后剩下什么,中国民宿玩家们的终极之战,我们拭目以待吧。

* 本文作者四郎,来源:i黑马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